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我能隔衣疗伤

阿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女神的合租神棍最新章节!

    童妖是万万没想到秦宁半天就憋了这一句话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和践踏。

    一张小脸被气的通红,瞪大眼睛道:“你不要以为你是大爷就能乱说话啊!”

    边说着,她气鼓鼓的将衣服给穿上。

    秦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可惜了。”

    童妖快要发狂了。

    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这爷们怎么就跟自己胸杠上了?

    这不是垫的!这是纯天然原装货!但是秦宁连连摇头,满脸可惜的说道:“要是垫的就好了。”

    “啊嘞?”

    童妖小脸懵懵的。

    秦宁坐了下来,道:“你身上的情况显而易见,龙凤玉璧已经彻底融入你的体内,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当然坏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有层假体,或许还能有操作的空间。”

    这倒不是秦宁在胡说八道。

    秦宁上学的时候曾帮助过一个残疾同学追女同桌,因为数次失败,秦宁不服输的给两人手腕上绑了条红线,然后下了千里姻缘一线牵,而红线一头正绑在了残疾同学的右手假肢上。

    效果起初是不错的。

    但是每当将右臂假肢摘下来,这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后来秦宁问过老瞎子。

    老瞎子解释说假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人体的一部分,除非是施术者绕过假肢画符下咒,否则假肢也会承担符咒的部分效果。

    而胸部假体也算是身体的一部分,理应和假肢一样。

    童妖脸色相当复杂。

    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而秦宁瞥了一眼,惊讶道:“你真隆了?”

    “没有!”

    童妖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一张小脸上表情可谓是丰富至极。

    “那也太不合常理了。”

    秦宁又忍不住嘟囔道。

    虽然童妖的身材也比较妖娆。

    可是这穿着衣服和不穿衣服简直就是差了两个赵晴雨。

    属实不可思议。

    这内衣也不是束胸款式。

    怎么能反差这么大?

    秦宁连连摇头,实在不能理解。

    童妖不想解释,天赋这种事能解释吗?

    有些闷闷不乐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秦宁想了想,拿出三生石来,道:“先检查检查这玩意到底有什么效果吧。”

    童妖连连点头,又忙是去反锁了屋门,还拉上了窗帘,这屋里光线瞬间暗了下来,童妖边脱衣服边是道:“那快点吧。”

    “你干什么?”

    秦宁疑惑的问道。

    童妖道:“不是要在检查吗?”

    “那你脱什么衣服?”

    秦宁大为不悦,道:“我靠,这要是传出去我这张脸往哪搁?

    你有毛病啊?”

    童妖张了张嘴。

    知道自个儿又被秦宁给耍了,但还不能发火,只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大爷,您随意检查吧。”

    秦宁拿着三生石盘膝而坐,道:“坐好,我秦宁修行得道,隔衣检查不过是洒洒水啦。”

    童妖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但还是将外套给脱了去,上半身只留了内衣,道:“您都这么照顾我,我还是配合着尽量少点障碍吧。”

    秦宁撇撇嘴。

    在瞥了眼,嘀咕道:“不合常理,还是不合常理,我不可能走眼啊。”

    童妖深吸了两口气,强挤着笑脸,咬着牙关道:“大爷,咱开始吧。”

    秦宁咳嗽了两声。

    而后也不废话。

    只心神凝聚,右手剑指在三生石上一点,很快三生石上清气缭绕,镜面扭曲,好似漩涡一般,在随着秦宁施展归神符,童妖只觉心神一阵恍惚,下一秒在看四周,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荒凉大地之上。

    红日高挂。

    赤地千里。

    血腥,杀伐充斥。

    怨气纵横。

    她打了个哆嗦,俏脸有些苍白,道:“秦大爷?”

    但是她话音刚落。

    一阵阵征伐声从四面八方而来,好似千军万马奔腾,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童妖被惊的心神不安,道:“大爷,你快出来啊。”

    可是依旧不见秦宁现身。

    “童妖,好久不见。”

    阴测测的声音随之响起。

    “谁?”

    童妖俏脸一紧,紧张的看着四周,只余光不断看到一道黑影正在来回飘荡。

    “是谁!”

    童妖又是惊呼了一声。

    而那黑影则是狞笑连连,忽地出现在童妖背后,语气带着阴冷和玩味:“这么快又把我忘了吗?”

    童妖豁然转身。

    只瞧见宋霸那张让她厌恶的脸近在咫尺,下意识的连退了数步,童妖连连皱眉,而后道:“秦大爷,过分了啊!”

    面前的宋霸却是嗤笑连连,脸上玩味之色更甚,嘴上却是连连可惜道:“又忘了吗?

    看来平心咒对你的影响越来越大了。”

    “平心咒!”

    童妖脸色稍变。

    看着四周的情况有些阴沉不定。

    而宋霸此时却是猖狂大笑,而后大手一挥,但见四周狂风大作,无尽的沙尘遮天蔽日,一具具白骨从那地下爬了起来。

    童妖俏脸瞬间变得苍白,宛如白纸一般,如坠冰窟。

    只连连后退,却忍不住一个趔趄蹲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的不停,呢喃道:“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浑身越来越冰冷。

    只没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是结起了淡淡的冰霜,在抬起头来,那双眼中却是血泪翻滚:“不是我做的不是我你们不要过来”“杀!”

    四面八方的杀喊声接连不断。

    那一具具白骨僵硬的上前来,好似下一秒要将童妖彻底撕碎。

    童妖颤抖的更加厉害。

    待那白骨接近后,她忽然惨叫了一声,身上冒出一层层猩红光芒,龙凤虚影在其背后浮现。

    无尽的血煞怨气在那龙凤虚影中爆发。

    说过之处,那一具具白骨皆是化为飞灰,而童妖的身体此时缓缓飘起来,其紧闭双眸,冷色冰冷,妖艳红唇微微翘起,好似鲜血染红的一般。

    宋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双眼死死的盯着童妖。

    “宋霸!”

    童妖忽地睁开双眼,那血红眸子里充斥着无尽的怒火和仇恨:“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只是她还没出手。

    其身后的龙凤虚影却是大放光彩,而童妖顿时惨叫连连,好似承受着无尽的折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