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虚妄

香山市风与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太监闯后宫最新章节!

    在一片模糊不清的空间,李凡不知身处何处,只是他无法动弹,忽然眼前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走来。

    这时画面忽然转到小院子里,原来是一个大概是四十余岁满头花白的妇人,焦急的在门在来回走动,攥紧的满是老茧的手,徘徊等候着亲人回来,口中呢喃道。“小凡,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你知道吗?今天妈妈特地在家里做了你最爱吃的烧鸡。”

    “妈……!”李凡见此不禁泪流满面,哽咽的看着这位慈祥的母亲,想要上前拥抱,可是无法动弹,近在眼前,却如隔天涯一般。

    “啊……啊…啊……!”李凡怒吼道,拼了命也想上前,可是动不了,永远动不了。就像一个木偶一般,身不由己,只能远远观看着。

    许久后,又有一道悦耳的幽怨声,从身后传来。“二少爷…你在哪里,可知秋兰甚是想你。”李凡闻言,转过头来,眼前的画面又开始变化了起来,只见他身处魏府之中,秋兰幽幽的坐在庭院的石桌旁,螓首倚望着满天繁星,为李凡默默祈祷着。

    李凡抹干泪水,不禁喜上眉梢道。“秋兰,是我啊,我是你的二少爷,我在这,你看到我没有?”

    “嘿嘿,小兄弟,这本金瓶梅我准备转送于你,这可是典藏版噢。”不知何时赵天明走到他的身旁,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依旧不减猥琐的本性。

    “赵兄?”李凡转头看去,不禁疑惑的打量着他。

    忽然天地间,轰的一声,惊得李凡连忙抬头望去,一道响春雷一闪而过,空中传来一道,如同空谷幽兰一般的回响声。“小贼,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李凡一愣神,所有的画面渐渐褪色,如同落叶一般,开始凋零粉碎,一片虚无的空间,他也不知身处何处,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害怕了,对未知的恐惧。

    “好孤独,好寂寞,多久了?我不知道,到底多久了?怎么还是一片空白,我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李凡好似过了一万年,已是满头白发,衣裳褴褛的站在无边无际的白色空间中。

    “哈哈哈。”李凡神经兮兮的笑了起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何命运总在捉弄,说生便生,说死便死,花开是一春,花落是零落,这是何道理?”忽然李凡面露狰狞之色,攥紧拳头,抬头望去,还是可恨的空白。

    “喝!”李凡收拳,猛的朝虚无中打去,只听咔嚓~一声,空白之处如同鸡蛋壳一般,断裂开来,缝隙中露出一抹淡金色。

    “咦?”见此情形,李凡不由得心中大喜,总算有了变化,就像被关押许久的野兽一般,无限的渴望突破重围的内心,当下也不多想,开始不管不顾的朝裂缝死命挥打锤击,喀滋--喀滋--喀滋…,白壁被阵的层层脱落,不知又过了多久,直到金芒乍现,猛一收,咻的一声,李凡顿时被引入金光中。

    ………………亘古的寂静。

    直到,一阵药香味扑鼻而来,有点呛人,“咳…咳咳……。”李凡睁开眼,画面有些模糊,脑袋侧头望去,前方的炉灶上正煎着药,似乎已经烧开了,沸腾的药水稀洒而出,而面上的盖子,被沸水顶的一阵……咔嗒…咔嗒声,好不烦人。乍一看悬梁上绑着琳琅满目的药包,用一根根绳子悬挂着,而一旁的桌面上摆放着精致的小木碗,一位穿着蓝色襟衣,亭亭玉立的女子,抱有困意的伏首在案,疲倦的睡着了。

    “呃…我这不是,又穿越了吧?”李凡暗自想道。

    “啊……!”一声轻脆的惊叫,只见那位女子起身,连忙跑到灶前,拿起两块脏兮兮的抹布,将药盅提到一旁,吹了几口气,待汤药不再躁动,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呃…咳…咳……”李凡本想说些什么,谁知一开口,就被房内的药香味呛到,不禁一阵咳嗽。

    “嗯?”女子意外的转头,美眸惊喜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李凡,款步曼妙的走来,惊讶的看着李凡,就象看一只珍惜动物一般,两人相视许久,最终一阵惊呼,女子朝外兴奋的夺门而去。

    “咦?什么意思?就这么把我这个伤者丢在这了?喂……能不能负责点。”李凡无力的嘶喊道,不过随后他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就像生锈的铁块,打磨一般刺耳。

    过了一会,女子带来一位白衣老者,一同走了进来,只见这位老者悠长须辫,满头散落的白发,展露出他不羁的性格,鹰勾鼻,锐利的眼神,无不显露出他专业的外表,通常这种有个性的人物出现,一般都是深藏不透的隐士,看来女子应该是请来了一位了不得的神医,为他治疗。

    “小顽童,你师父今天是上山采药去了么?”女子紧牵着老者的手,皱起弯弯眉毛,焦急的问道。

    “什么?”李凡一脸呆滞着看着这位老头,太出乎意料了,这老大不小的,还叫小顽童?这卖相太好了吧,不去做神棍可惜了。

    “嗯,是呀,是呀……。”小顽童摇头晃脑的从兜里掏出一块黄纸包的麦芽糖,到一旁坐着,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顿时破坏了一种与生俱来的高人气质,完全就变成了一个贪吃的孩子范。

    “呃…吃药时间到了没有?”李凡百无聊赖的提醒道。

    女子转头朝李凡看去,眨了眨眼,忽然想起什么。“呃………对呀,差点忘记了!”然后才蓦然惊醒,跑去将熬好的药水倒入碗里,端了上来,抱有歉意的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

    看着女子款步姗姗走来,李凡搓了搓迷蒙的双眼,再仔细一看,双眼蹭…的一亮,情不自禁的痴痴问道。“姑娘你真漂亮,不知芳名何谓,妙龄几何,家住何处,可否告知在下,我才好以身相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看着眼前的女子。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水灵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一般,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一样。

    “嗯?我么?我叫安凌燃!”安凌燃一脸天真的看着李凡,无邪的眼眸,无处不透出一种动人的风情,看得李凡竟一时忘乎身处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