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开雪姜国

白蓝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惊鸿一笑最新章节!

    三月的雪姜国依旧寒冷飘雪,冷风刺骨,丝毫没有春暖花开的迹象。

    繁华的宫殿里却于暖意洋洋,花香馥郁。

    雕花大木床上一抹娇影捂着沉闷的脑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夏瑛立刻坐起了身被映入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拉开豪华的金色落地床幔,夏瑛看向外面,古色古香的大房间里全是难得一见的珍贵家俱。从精心布置的摆设中不难看出这是女孩子的闺房。

    夏瑛坐到桌边紫檀木凳上,拄着脑袋仔细回想着。昨晚收到上级密令暗杀SO集团董事长卓盛迪,她可是头牌杀手,完全可以轻松地以一敌百。只是杀一个人而已,根本不是问题。不想遭人暗算,该死!不知道是谁泄的密,面对对面的200多名保镖,来不及应付就被人推下了顶楼。天啊,58层的高楼!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再次醒来就看到现在这些画面了。

    虽然不相信真的会有这种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穿-越-了!

    前世在现代活的很累,每天出生入死。既来之则安之,先住下吧,如果能回去的话,找个契机再回去吧。

    好在两世的记忆她都有,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她在现代叫夏瑛,原主多了个姓氏’皇甫‘。

    现在身处的是雪姜国,她是皇后的亲生女儿雪姜国的大公主皇甫夏瑛,别看皇帝是一国之主,对母后可是极其疼爱,除了母后只有两名妃子。她还有一位亲哥哥,是当今太子名叫皇甫洛。

    原主身体羸弱,寒冷的雪姜国不适合养病,平时周游四国各地寻找神医,不想,病情突然恶化被送回宫。

    贴身丫鬟领着太医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到屋里发现大公主坐在桌子旁淡然的思虑着什么,哪里还有刚刚被送回来高烧不止,胡言乱语的样子。竹娴愣了愣,还没回过神。

    “太医回去吧,本公主无碍,竹娴陪我出去透透气。”皇甫夏瑛从桌旁站起身,往外面边走边冷淡的吩咐着。

    ”是、公主。“公主的病实在不适合出去透气,但是她了解公主说一不二的脾气,急忙走到梵木衣柜里拿起一件雪白大氅和紫雕花木伞紧追出去给公主披上,遮雪。

    一路景致壮观,多种名贵假山石雕,亭台楼阁被一层薄雪覆盖,透着无限的神秘感。

    皇甫夏瑛来到皇后的寝宫,皇后听闻赶紧出来,”瑛儿,你身体不好怎么下雪的时候还跑出来!竹娴你也不拦着些。“明明是训斥的话,却包含着浓浓地关心与自责。当初生瑛儿时她的身体特别孱弱,浑身用不了多少力气,险些丢掉了这个小生命,皇上听闻立刻派人用了许多珍贵稀少药材,各种法子的尝试,一天一夜的忙碌终于母女平安,可是她的瑛儿却从出生就体弱多病。她这做母亲的每每想到她宝贝女儿的身体总是挂着泪水,惋惜没能给她一个健康的好身体。

    “母后别伤心了,我没事,最近打探出那个神医的下落了,说是在龍玺国。明天女儿要动身前往,今天前来跟母后告别。“皇甫夏瑛平静的说完,眉峰一挑,听闻他只是个十八岁少年,竟然被世人尊称为神医。

    “瑛儿,那在母后这用晚膳吧,不知道你这回又得走多久。”

    “好。”

    晚膳后母女俩又聊了一会儿,出了寝宫皇甫夏瑛一挥手,立刻面前跪着一名身穿银白色护心云袍的英俊男子。

    “调查的如何?”

    男子在皇甫夏瑛面前恭敬地回答“回教主,神医平时不常现身,只调查到他确实是龍玺国人,似乎一直隐居,外界找不到他的居住地点,连皇室的人想找他都难如登天。“

    皇甫夏瑛紧皱着眉头,冰冷的吩咐”明天我亲自前往龍玺国,你派人先去布置。“

    ”是,君主。“眨眼间银衣手下消失在漆黑苍穹里。

    ”公主,他真的有那么神奇?您的手下都查不到他住在哪里,值得您亲自跑一趟?“竹娴思来想去也没明白公主的用意,不得不轻声问道。

    ”就当玩了...“皇甫夏瑛面无表情的说着。

    竹娴当时额头就划过三条黑黑的竖线,她家公主真是腹黑又爱玩啊!

    ----------我是冷面公主分界线----------

    第二天巳时(相当于现代中午9点~11点),皇甫夏瑛在皇后寝宫用过午膳,母后扶着她的手缓缓走向宫门前她的马车边,声泪俱下的叮嘱着:“瑛儿,你父皇在书房与大臣商议国事,不能看着你出宫,他命人护送你去龍玺国。在外面自己注意身体,记得按时吃饭,有事就派人给母后传信。”

    “好,母后不必担心。”皇甫夏瑛说完看了眼马车边十名护卫,各骑着一匹马。刚毅的面孔,严肃的神情,记忆中正是她父皇的贴身内卫,武功极其高强,十人强过百人。

    竹娴搀着自家公主上了马车后,自己跑到车厢外驾车。

    全黄金雕琢的马车,由四匹汗血宝马拉着急速奔驰着,马车内外所有的框架都是纯金镶嵌钻石打造,马车里金碧辉煌不说,车厢里的两个大软座完全可以躺着睡觉。皇甫夏瑛心中想着,无数的奇珍异宝能给的全都给,这个父亲当真疼爱自己的大女儿啊!

    龍玺国不同于雪姜国的寒冷,这里的天气不冷不热,两边的草木都发了新芽,比起雪姜国的寒冷这里使人心情舒畅。

    龍玺国在雪姜国的南部,离的不算远,正常马车得行驶一天半,她们才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到了。

    眼看着天空变成昏黄色,皇甫夏瑛掀起锦丝绸缦对竹娴说:“还有多久到京城?“

    ”回公主大约还需一个时辰,咱们继续赶路到府上再歇息,还是在前面的夜武城找家客栈休息?“

    “我累了,快马加鞭到夜武城,今晚在那儿住一晚。”皇甫夏瑛看了眼边上的十名护卫“你们都回去吧。”说完疲惫地躺在了软座上。

    刚穿越过来不太习惯坐马车,虽说马车打造的很结实,坐上去感觉不到多少颠簸,但这具身体远不如现代她的身体健康。如果不是这身体的主人从小习武,练就一身登峰造极的武功,平时又有内力支柱,不然这么久的长途跋涉早就昏迷不醒了。

    到了夜武城最豪华的玄武客栈门口,皇甫夏瑛下了马车四处瞥了一眼,往客栈走去,迎面走来一位银衣青年恭敬的说“君主,您的房间在三楼天字号,要不要把客栈里的人都遣走?“

    “不必了,这次出来主要是找神医,不必大张声势。”

    “是。”银衣青年跟在皇甫夏瑛身后,往楼上走着。

    “来这客栈的都是官宦人家或富贵子弟,三楼住的都是大人物,她一个小女孩竟然住三楼的天字号!听说天字号从不让人踏入。她到底是什么人物?“旁边听到她们对话的人瞠目结舌,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哎,那妞长得不错啊!”一楼靠窗边坐着三个衣衫不整纨绔的花花公子,盯着皇甫夏瑛直流口水。

    “大哥,刚才有兄弟看到她从一辆价值连城的马车上下来,咱们前些日子赌输了不少银子,一会儿去打劫她吧,肯定有不少收获。”

    “要我说,大哥咱就去劫色吧!活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身材这么丰腴,长的国色天香的美人。”

    “你俩闭嘴,先劫财后劫色,那美人我要定了,你俩与外面的兄弟们直接到天字号集合!“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嘴角露着猥琐,奸佞的笑,大踏步往楼上走去。

    “主子,有好戏看了。”简南对着萧瑾墨微微一笑。

    她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知是什么身份,萧瑾墨邪魅的轻笑一声,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