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今生命数

月满天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重生之十年恨长最新章节!

    “好。”

    低低一声应,杜云笑睁开眼睛,看见红通通一片。伸手拨开,原来是头上盖的红盖头挡在眼前。再低头一看,只见自己风光霞帔,一身红衣。

    脚下颠儿颠儿的摇晃,不必四下打量,她也知道自己此刻坐在轿子里。

    扯下盖头掀开轿帘往外望去,但见外面人山人海,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生怕错过一点儿热闹,此时见轿帘挑起,一个两个眼睛都亮了起来,投射过来的目光中百味陈杂,有羡慕、嫉妒,也有不怀好意的打量。

    愣愣地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幕,看着周围熟悉的风景,杜云笑不由得痴傻了,眼睛睁得大大。

    “看哪,那便是新嫁娘!”

    忽地有人一声喊,惊得她手一松慌忙又躲回轿中。

    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依稀记得那天的情景,那林林的白幡和锣鼓哀乐都还仿佛停在耳畔清晰可闻……怎地竟是一个梦么?

    一切恍如云里雾里般不清晰,从下花轿到进冯家的门,再到拜堂,整套礼仪下来杜云笑都是飘飘忽忽的心思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只听见周围吵吵嚷嚷说说笑笑人声热闹,大家都在议论她和冯修玉的亲事,议论那十里红妆的千金价值,情长意长。

    她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等等!”随着最后一句送入洞房,礼成,喜婆扶着杜云笑转身向内堂里去,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喊道。

    这是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从耳中涌入仿佛冲击灵魂,令杜云笑身子不由颤了颤,抓紧了扶着自己的喜婆的手,惹来那喜婆吃痛的一声低呼。

    接着是有一个人走过来,他分开众宾客,站到了冯老夫人和新郎官冯修玉面前。

    “冯老夫人,冯少爷……”盖头下,杜云笑听见他唤,声音是清癯并且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的:“老朽深究相命之术数十载,自认有些造化,今日途经此地,见这新娘子神貌异于常人,不知可否让老朽近前一观,同这新妇说上两句……冯老夫人和冯少爷如果能应允下来,这也是冯家修来福分与造化。”

    没有说话。

    高堂之位上端坐的冯老夫人还没有来得及起身,满堂宾客已经是议论纷纷,冯少爷修玉上前与母亲一阵商量,终究是放了那人过去。

    那是一个老人,年过半百年纪,须发花白,他的长相与他的声音一般,是七分清癯加上三分世外高人的气质。

    “姑娘,你当知我为何而来。”他开口,第一句便是这样说。

    一身嫁衣的新嫁娘怔住不动,边上的喜婆却脸拧成了一团,只觉得一条胳膊被抓得十分吃痛,却碍于此等场合不敢喊叫出来。

    “先生,我不知道。”良久,那红盖头下的人开口,说出的却是与上一世别无二致的对答。

    那世外高人的半百老人便笑。

    “以前不知,但现在应该是知了。”他道,明显看见那人身子抖了抖。

    “……不,我不知。”她固执己见地说。

    那半百老人一阵沉默。

    “不管姑娘知与不知,我该说的,仍是该说。”过了一时,他慢慢地道,声音是波澜不惊地温润,“鸳鸯玉佩不成双,黄泉命先丧;十年恩爱一朝亡,修罗葬红妆。”

    这一句话,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不是什么好话,但不好之间隐藏了多少惊涛骇浪,这满堂的宾客甚至冯家母子可能都不会知道,可是杜云笑听在耳中,却是晴天霹雳,直接撕裂了心脏,惊得再也不能站立。

    “笑笑!”冯修玉慌忙上前扶住了这摇摇欲坠的人。

    他一身新郎官的喜服,俊秀如玉,潇洒倜傥,此刻眉头皱起来拧成一团,向着那半百老人便再无好脸色。

    “今日我大喜的日子,老人家说这般晦气话,是要讨打么?”他慢慢地道,仍旧带着稚气的脸上却是严厉。

    接下来……接下来这是便是要被撵出去了吧?她记得她记得。

    虽然有些不一样了,但是,但是……

    抓紧了冯修玉的胳膊,杜云笑稳住身形,虽然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说话的声音却忍不住带着颤抖:“先生……先生可否多言几句?”

    隔着一方红盖头,她的目光直直向前,眼前虽然除了一片红艳的颜色再无其他,但她却仿佛能看见那一个人就站在那里。

    她记得的,她记得……但是上一世这个人出现,没有说什么“鸳鸯玉佩不成双,黄泉命先丧;十年恩爱一朝亡,修罗葬红妆”的话,他只是看着自己,隔着一方红盖头杜云笑都感受到了那样的目光,也听见他问:“……姑娘,我替你改了这命数,可好?”

    她还记得她当年的回答:先生真是奇怪,我嫁得如意郎君,以后生活是幸福美满的,做什么要改这命格?

    然后……这个人便走了,走的时候一路狂笑,留下一句话来:

    “十年之后,我保证姑娘必然后悔今日之言!”

    ……如今,她确实后悔了。

    偏厅里,杜云笑扯下了红盖头,看着面前这个人,看着他一脸的淡然与清癯,似乎想把这一张已经被不少岁月风霜侵蚀的脸牢牢记在心上。

    “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她问出第一句话。

    那半百老人笑了笑。

    “姑娘现在还不必知道。”他说。

    “那先生觉得,笑笑现在需要知道什么?”没有过多纠缠,她向他问第二个问题。

    “老朽觉得,姑娘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他的回答仿佛没有回答。

    杜云笑却不在意,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人,忽然就释然:“先生说的不错,笑笑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不该知道的,也都已经知道。”

    那半百老人看着她,眼神忽然一阵柔和。

    “姑娘明白就好。”他说。

    这句话之后,两人不再言谈。

    杜云笑打开房门,躲在门外偷听的冯修玉和冯老夫人显然始料不及,有些慌张尴尬地向两人笑了笑,随后忙关心地问杜云笑都同这老先生谈了什么。

    “没有说什么。”杜云笑低眉顺目。

    这让冯家的少爷修玉看的有些愣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依稀感觉自己的新娘子在这屋子一进一出的短暂时间里多了些变化,稚嫩地眉目间显出了几分沉稳来。

    “先生说笑笑的八字有些不妥当,恐怕将来要有灾祸,后来又一算,冯家家大业大,福气也大,因此这灾祸也就不应了,反而化险为夷,转凶为吉……笑笑能嫁进冯家,真是天大的福分了。”杜云笑慢慢地说道,让冯老夫人那一脸不信的疑惑都淡淡化解了,转成满意地笑脸。

    “既然没事,那是最好。”她道。

    虽然多少有些不信这说法,却没有深究下去。

    “老朽仍是有一个字送给姑娘。”被冯家一家人送出门口,半百老人忽然停下脚步,转向杜云笑,却见那稚嫩的嫁衣女子眉目之间都是坚韧。

    虽然脸上脂粉厚重,但却不能再遮挡那眉目之间散发出的气势。

    他忽然就笑了。

    “哈哈,这一个字,老朽就是不说,姑娘也已经知道了……这事成了……这回这事情是成了呵,哈哈哈……”他大笑着离去,笑声之间竟然满是畅快之意,步伐不见得多快,那身形却是很快远离了……

    这一个字,老朽就是不说,姑娘也已经知道了……

    回响着那半百老人的话,杜云笑坐在洞房里,心思百转不得安稳。

    那个人要送的一个字,跟自己想的一个字,是一样的么?她不敢断定,只是反反复复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将所有细节一遍遍的筛过,过去未来,眼前当下……世事莫测的变幻实在是奥妙的不敢去深深琢磨。

    外头欢声笑语,夜色将上,喜宴正是热闹时候。

    慢慢地,烛火深了。

    “你们两个,去看看少爷如何了……我也饿了,顺便煮些新鲜的桂花糕来。”坐在新床上的杜云笑终于开口,淡淡地向两个陪在新房里的丫环说。

    半夜里煮桂花糕,两个丫环虽然心里犯嘀咕却不敢多说什么,等她们领命离去,杜云笑便顾不得什么,只拎着嫁衣的裙摆,脚步匆匆,悄然出了屋子。

    绕过前厅的热闹与宾客的欢声笑语,她转到后院。

    如果记得没错,这里是有一道偏门,连通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还没走到偏门,一个声音就突兀的响起,在这静静的后院显得尤为清亮。

    杜云笑心里暗暗骂了声该死,同时有些疑惑,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在喜宴上吃酒,下人也是都在喜宴上侍候,这个时候,会是谁竟然在这后院里头?

    她转过头去。

    这种时候,置之不理自然是不行的,毕竟这人如果大嚷起来,惹来更多的人,到时候自己即便可以圆谎,再想悄悄离开只怕没那么容易。

    但是看见这个人,她却愣了愣,而怔怔迷茫了片刻后,嘴角便是一抹笑意:看来果然是命数,老天都已经替自己把路安排好了。

    &ahref=http://p;gt;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