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两万

夜将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明日杀机最新章节!

    “和冬璃都有的一比啊。”这是陆寒心里第一个念头。

    “怎么这么像那个谁……”陆寒第二个念头还没想完,就被女子的冷哼打断。

    听见冷哼,陆寒礼貌性的石更了下。

    “冬璃,就是这样教你的?”

    “你怎么知道冬……”陆寒话没说完,忽然感觉身子轻飘飘的,一下跌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陆寒勉强偏过头,看见两条腿在自己后面立着。瞧着熟悉,陆寒微微恍然:“那不是我的腿吗……我这是被……腰斩了?”

    血不住地沿腿留下,在地上渐积起一摊血泊。陆寒越来越冷,忽然眼角一个东西滚落,眯眼一看,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头颅,两眼还兀自睁着,血丝弥散,狰狞可怖。陆寒认出来,这是“Inferno”中,boss的头颅。

    “奴才,要有奴才的觉悟。”

    陆寒意识逐渐涣散,却被自寒渊而来般的女声激起点点神智,闻言挣扎笑着说:“你说,咳,谁是奴才。”

    吱呀一声门响,那披石甲的女子好像进了房屋。陆寒没有得到答复,只感受着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心里想着:“死的感觉,好像不错。”

    比越高挂,林木丰茂,月下乐宴正酣。佳人起舞,文士歌吟,桌上山珍海味历历在目。佳人翠群黛发近在咫尺,文士头巾歪戴,一派狂士风采。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

    龙膏酒我醉一醉,把葡萄美酒夜光杯;

    颁赐群臣品其味,金鼎烹羊记得添肉桂。

    胡姬酒肆灯花泪,以黄金销尽一宿魅;

    雾雨轻挠美人背,赏丝竹罗衣舞纷飞!

    冬璃,还不速为朕献舞一曲!

    咚!

    陆寒头上生痛,清醒过来,只见冬璃俏脸生寒,愤怒地说:“舞你个头啊!”

    “呃,”陆寒呆呆发愣:“怎么了?”

    “怎么了?”冬璃嘴一撇,说:“没怎么,我少了一百积分而已。”

    陆寒没反应过来,继续问:“为什么?”

    “……你先起来再说。”

    陆寒终于发现不对,他竟正枕着冬璃的大腿。丝丝馨香入鼻,陆寒心头一荡,大抵世间男子面对美人时,都会变得无赖许多,陆寒也不例外,闻言面色一肃,耿直地说:“咳,我伤还没好。”

    “去你妹的伤没好。”冬璃伸手捧起陆寒,陆寒急道:“哎,公主抱这种事不是该我……”

    一声闷响,陆寒被面朝下地摔在地上,石中剑骤闪光芒,插在陆寒两腿之间,寒气逼人。陆寒一个骨碌爬起来,笑着说:“别,以后还要用的。”

    “用你妹去。”冬璃拔出石中剑,扯断一根青丝,轻轻放在剑刃上,轻吹口气。

    青丝断为两截,飘然落地。陆寒两腿战战,不敢再胡言乱语。

    冬璃见他老实了,往后一靠,倚在光柱上,悠悠问道:“来,先说说你怎么过关的。”

    “你知道了?你害的我不浅啊你。”陆寒眉头一挑,复又一皱。冬璃一愣,突然有点心虚,从光柱中变戏法一样抽出根皮鞭,往地上啪的一抽,厉声说:“跪下!”

    “我错了大人……”陆寒立刻作五体投地状,冬璃不禁翻了个白眼,默默想着:“真是廉价的自尊啊……”

    “咳,那么,你是怎么过关的,说说看。”冬璃放缓脸色,再次问道。陆寒直起身子,回忆着说:“嗯,我就是,碾压小怪,血拼boss,然后就过去了。”

    冬璃一声冷笑:“骗鬼呢你?重新开场的难度提高一倍以上,你以为弄个腰伤脚伤出来就是把boss打倒的证明?别说什么鬼医生血统,我在你这种时候进去都讨不了好。快,把隐情说出来,饶你一条狗命。”

    “NND是这样啊!”陆寒没注意到冬璃为何知道他选择的血统,恍然大悟,问题原来出在这里。好好打怪就算了,没事去惹破手表干嘛,肯定因公报私,把难度提高了好几倍,不惨才怪。

    出于某种莫名心态,陆寒不想把在“Inferno”中遇见石甲女子的事告诉冬璃……那女子的身份,陆寒隐隐有些猜测。如果真是那位,陆寒在没搞清是否敌对的情况下,暂时对冬璃选择隐瞒。若是为敌,陆寒说了也行,若没有敌意,那……却是不可说,不可说滴。虽然被腰斩了,但女子好歹是帮他通了关。至于会不会再一次被强行进入,陆寒倒相信既然那位有能耐进来,也不至于那么坑自己。

    “不是说了嘛,就那样呗。难度不过提高一倍而已,我的身手还是可以应付,不过打boss时吃了点小亏,差点死了。还好及时出来,你帮我修复了?哈,欠你一百积分了。”陆寒直视冬璃,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冬璃将信将疑地看他一会,突然一脸落寞之色,低声说:“你不想说实话就算了。”

    “不能说,不能说!”看着冬璃黯然失色的可怜样子,陆寒心里默念:“这是她的奸计!对,我千万不能中计。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沉默了会,冬璃忽然问道:“真的?”

    陆寒脱口而出:“当然是真的。”

    “好吧。早点把积分还我,还一万就行了。”

    陆寒刚松口气,又差点吐血:“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啊,我说两万。”冬璃笑的像个孩子,石中剑却被风旋缠着刺到陆寒眼前才停住,剑芒如毒蛇吐信,吞吐不定。

    同一时刻,与陆寒所在不同的神之国度,一道身披石甲的高大身影默然伫立在光柱前。沉沉的威压弥漫,如天地之威,压得地砖出现纹纹裂缝,其周围环绕的七名男女更是伏地颤抖,不敢抬头。

    “都滚吧。”

    蓦地威压一散,一道喝声传出,七人如蒙大赦,连连磕了几个头,话也不敢说,就这么连滚带爬地跑到一间小屋前,争先恐后地冲了进去,那屋门竟是被小心地轻轻合上,一点杂声都没有。

    默然半晌,那石人抬手,一拳击出,打在光柱上。光柱颤了几颤,从中走出一个脸上涂着五颜六色颜料,打扮花哨的小丑,嘻嘻直笑。

    “怎么出了差错?”

    “来了个新人,现在不是时候。”小丑嬉皮笑脸,又说:“你好歹是个第五尊,就那么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