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初见

清泽雪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堰凕录最新章节!

    虽然经历了少许波折,总算是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这一趟回来,将茈草交给仓舞,陆离整整在床上赖了一天一夜。这天已经日上三竿,陆离依旧像个死人一样黏在床上,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看见仍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陆离,纷纷皱起了眉头。

    窗外伸进一道藤蔓,缠住正在熟睡的陆离,枝蔓疯狂生长,举着陆离掠过屋顶。陆离被突入其来的力道惊醒,眨眼之间便已经像一个被串起来的蚂蚱一样,两脚蹬空,在半空中尖叫。

    “啊啊啊!你们在干什么?”陆离睡意全无,惊恐地看着底下两个人。发现小艾捂着嘴在偷笑,而仓舞则是站在一边负手而立。

    “放……放我下来。”陆离大叫道。

    枝蔓收缩,陆离像玩具一样被放了下来,接触到地面的一刻,陆离瘫软在地上,连忙拉过一旁的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

    “怎么样,清醒了吗?”仓舞说道。

    陆离惊魂未定,看着仓舞没好气地说:“托你的福,清醒的不得了。”说完冲旁边吐舌头的小艾瞪了瞪眼睛。

    “换好衣服到前厅来。”仓舞说完便转身出去,小艾从椅子上把陆离乱扔的衣服抛过来,陆离慌忙赶她出去,手忙脚乱地换上衣服。

    仓舞坐在前厅的香桌上,手中端着一杯茶细细品着,桌上还放着陆离从劳山带回的那颗蛋,茈草被养进一个淡绿色的浅缸里,光洁如玉,透着许许微光。陆离细细地端详着茈草,心中生粗一种特别的感觉。

    “关于这颗蛋,你有什么头绪吗?”仓舞放下茶杯,直接问道。

    陆离走到桌前坐下,盯着蛋端详了好久,摇了摇头:“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它就在我身边了。”

    “会不会是你认识的什么人留给你的?”小艾在一旁插嘴。

    “嗯……我想想,有可能,说到蛋的话。”陆离冥思苦想,“难道是鹦鹉留给我的?我一醒来它就不见了。”

    小艾挠了挠头:“小舞,你知道什么吗?”仓舞脸上同样露出疑惑的神情,轻轻摇了摇头。

    “那……那如何是好。”陆离也懵了,“要不把它放到母鸡窝里试一试?”

    没有理会陆离的玩笑,仓舞低头继续说道:“其实,我找到了一个人,想让他过来帮忙看一看。”

    “谁啊?”小艾和陆离同时问道。

    仓舞抬眼,瞟了一眼房门:“还不进来?”

    这时,清风将房门“吱----呀----”吹开,数片斑白随风散入,扑在陆离脸上。

    伸手抹了抹脸,放在眼前:“雪?”

    再抬眼,只见一个温润如水,俊秀淳淳的男子微笑着走了进来。

    他上披雪貂银袄,下踏钩纹锦靴,一身的清淡白蓝,衣服上绕着一丝丝淡淡的雪纱,他走进前厅,身上的雪被冲散隐去,墨色长发高高束起,澄澈的眼眸一弯,冲着陆离微微一笑。

    陆离身为一个直男,竟也在心里默默赞叹了。

    小艾先是一惊,既而咬了咬嘴唇,轻轻低下头去,不留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走到桌前,向着仓舞微微低了低头,仓舞也点点头,小艾微不可见地行了个礼。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擦过小艾,走到陆离跟前,伸出一只手,笑道:“你好,我是缭燃。”

    陆离尴尬地把手伸了过去,说道:“我是陆离。”

    二人双手交短一握,陆离觉得缭燃的手乍有一些微凉,但过了那最初的触碰之后却令人觉得很舒服。陆离觉得这种感觉其实和缭燃的第一印象很像,就是那种你觉得他离你很远,但实际上他正在不动声色靠近的那种类型。当然,后来陆离意识到自己的识人不淑……这也是后话了。缭燃饶有趣味地打量这陆离,双眼黑白分明如同水晶,脸上自然而然地噙着笑容,优雅地收回手去。陆离看得目不转睛,只好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我是直的,我是直的……”

    缭燃拿起桌子上的蛋,问仓舞:“就是这个吗?”

    “嗯。”

    缭燃的掌心燃起一丝淡淡的蓝焰,将掌心覆在蛋上,火焰渐渐包裹住了整颗蛋。

    陆离睁大眼睛看着,转头问仓舞:“难道你们要把它烤了吃?”

    众人都盯着那颗被火焰包裹的蛋,没人理睬他。

    片刻,蛋里传出了阵阵响声,陆离吞吞吐吐地问缭燃:“熟……熟了?”

    “火焰温度很低,你看。”缭燃将手掌举到陆离眼前。

    蛋壳出现一丝裂缝,又传来一阵响声,裂缝渐渐扩大,从里面伸出一只小手。

    “这是……鹦鹉的爪子么?还是……”话音未落,蛋壳整个裂开,一个黑色的家伙破壳而出,身上还沾着几似液体。

    四个人瞪了瞪眼睛,陆离“啊”地叫出声来。

    眼前这个小东西,不就是袖珍版的小怪么。

    “小怪”睁开眼睛,看见了吃惊的陆离,像是看到母亲一般,跳出缭燃的手便扑进陆离的怀里,欢快的叫着,身上犹带着点点火焰,并不烫手。

    这下轮到另外三人吃惊了:“你和它……认识?”

    陆离以为小怪在那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没想到小怪受到劳山回生的影响,退化成为一颗蛋。

    初生的小怪从陆离的怀里爬到陆离的肩上,不停地在他脸上舔啊舔,弄得陆离直侧头躲避。一会儿又跳到缭燃肩上,探头在缭燃怀里嗅来嗅去。缭燃脸上有些无奈,笑着说:“这都被你这小家伙发现了。”说完掏出一个包好的油布纸包递给小怪。小怪三下五除二地撕开,原来是几块精致的雪白点心,小怪眼睛骨碌骨碌转着,献宝一般把点心凑到陆离跟前。陆离正饿的紧,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下在小怪爪子里抢了几块点心,大口吞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仓舞老神在在地喝茶,掩去唇边笑容。

    小艾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缭燃偏首,修长的手指在桌上一敲一敲,问道:“好吃吗?”

    陆离努力吞咽,想了想,回答:“好吃。”

    只有小怪比较诚实,把吃进嘴里的糕点呸呸呸向外吐着。

    缭燃摇了摇头,对陆离叹道:“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味觉不够好。”

    “你味觉怎么了?”

    “我身体比较冷,舌头尝不出味道。”

    陆离仍在努力咽点心。

    看陆离吃瘪,缭燃心情颇好的样子:“其实仓舞找我来,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啊?”

    缭燃道:“帮你。”

    “帮我做什么?”陆离奇道。

    “运用灵力,学习法术。”

    “运用灵力?怎么做?”陆离感兴趣了。

    “比如,”缭燃平摊右掌,掌心霎时间蹿出一股蓝焰来,“这是最简单的,你身上的那本舒心经初级法术就有。”

    陆离觉得新奇,他也念了和缭燃一样的经,也很努力地动了意念,可是他的火焰一次比一次灭得快,比缭燃的稳可差多了。缭燃告诉他,灵力受到的趋势是得利用导的势,讲求的是一个自然而然,形神合一,身心自在。

    小艾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仓舞喝完茶,自己洗净茶杯收好,退到后面的书房里去看书了。陆离听了缭燃的话,心境逐渐平和了下来。他开始想自己初学凫水那个时候的状态,不能跟水来硬的,要学会借力打力,一通百通。

    “缭燃,你看我再来一次。”

    陆离默念经文,突然右手窜出三寸蓝焰,这次的灵力把握得很好,火焰垂直向上,摇曳幅度均匀无大摆动。缭燃点点头,表示他这第一关算是过了,赞他学得很快,而且火焰有内劲,潜力有待开发。

    陆离灵力上刚开了窍,他兴奋地一次又一次地在手掌上爆出幽蓝火花。缭燃看着他这个样子,笑着对他道:“明天可有你瞧的。”

    陆离问他怎么了,缭燃故意道:“灵力对抗是由小舞来教。”

    第二天一大早,陆离的训练课程就在仓舞家院子里开始了。

    昨天晚上,陆离独自一人努力很久,想用两两灵力对抗的方式把那其余的,身体的潜力给全部激发出来。他站在面无表情的仓舞对面,轻松地念出《舒心经》记得滚瓜烂熟的第一段经文,“嘭”地一声,手中腾起一段大约一尺高的徐徐火焰。

    他得意地望向仓舞,仓舞在他对面面无表情地向他一拂手,陆离就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因为仓舞没给他一点儿右手迎过去的时间,陆离低头一看,胸口衣裳糊了一块儿。

    “不到家,再练。”仓舞甩给他这么一句话,然后就走人了。

    陆离看向缭燃,缭燃搂着肚子乐得直不起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