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进宫

穿过红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我叫术士最新章节!

    方石还是第一次进jing察局,里面穿着制服进进出出的人不少,看多了方石反而不那么紧张了,方石东张西望着,跟着黄志国和那个年轻的女jing进了第二栋大楼,然后坐电梯上六楼,沿着走廊走了一会,才来到一间什么标志都没有办公室。

    一路上方石发现,这个陈姓女jing似乎非常受人注目,不过也是,方石一路走来确实没有看到比她更养眼的女jing。

    这间办公室很小,没有窗户,里面放着一张桌子三张折叠椅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方石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压抑的空间会让人产生紧张感,或许这是故意的吧。

    黄志国带着方石进去,女jing离开了,不过很快她有拿着一个文件夹、录音机和两个杯子走了进来。

    “师傅,茶!”

    “谢谢,去给方石也倒一杯来。”

    女jing点了点头,扫了方石一眼将抱着的东西放在桌面上,又转身出去了,不一会拿着一个纸杯回来了,里面是蒸馏水。

    黄志国不动声sè的看着方石,然后慢慢的打开面前的文件夹,又拿起录音机按下了开始的按钮。

    “我们的谈话会录音,如果必要的话,这个会作为将来的法庭证据,包括我们或者你都可以作为证据。”

    “就是说不能有逼供什么的,对吧?”

    “对,不过你太多疑了,我们找你只是协助调查,莫非你觉得不是这样么?”

    “不啊,我只是听了一些不大好的传闻而已。”

    “呵呵,你也说了,那是传闻。”

    方石撇了撇嘴没有出声,传闻?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那么我们开始吧,你的姓名。”

    “方石,这是我的身份证。”

    “好吧,那么你认识这个人么?”

    黄志国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相片,放在桌面上,转了个方向推到方石面前。

    “认识,这人叫刘大福。”

    “这个呢?”

    “强子,我不知道他的真名。”

    “这个呢?”

    “不知道,但是我见过他,光头很显眼,身上还总有股腥咸味,像是海上打渔的。”

    “你在哪里见过他?”

    “在刘大福的公司。”

    “就是华中路海富大厦九零一号的大福数码公司么?”

    “对,就是在那里。”

    “见过几次,能记得是什么ri期和时间么?”

    “呃,大概吧....”

    ....

    “这么说,你是一个多月前才认识刘大福的?”

    “是的。”

    “是你主动找上他的?”

    “对,算是巧遇而已,没有刻意找上的问题。”

    “是么,可是你之前似乎并没有从事术士这个行当。”

    “嗯,之前我还在学习中,现在觉得能出来靠这个维生了,而且我也喜欢这个行当。”

    “也就是说,你跟刘大福只有雇佣关系,而且你并不知道刘大福除了大福数码公司之外还做些什么生意?”

    “我连大福数码是做什么的都不清楚,这点你们可以从那些员工口中问出来。”

    黄志国点了点头,看了陈姓女jing一眼,那女jing微微的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疑问了。

    “那么,能说说关于你被解雇的事情么?”

    “当然...”

    方石又将自己如何被解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唯一隐瞒的就是自己曾经到刘大福的家里去过一次,将他家大门上的青龙给点睛了的事情。

    说完事情的经过,方石略微有些紧张的看着黄志国,黄志国也在看着方石,从方石的反应看,方石似乎很在意自己是否相信刚才这些话,至于在意哪些黄志国可就吃不准了,不过方石在刚才的叙述中肯定隐瞒了什么。

    黄志国不动声sè的问道:“刘大福的派人抢走了你的钱,又打了你、你为什么不报jing?”

    “这个...我担心将事情弄大,刘大福会报复我家人。”

    “你是说,刘大福用你的家人威胁你?”

    “不知道,他调查过我的家人。”

    “他为什么威胁你?”

    “不知道,或许是想要我专心为他工作吧。”

    “这么说刘大福是很看重你的,否则他不会这么做,对吧?”

    “或许,如果他不看重我何必给我十万块钱,又许下年薪五十万的承诺?”

    方石有些紧张了,这个狡猾的jing察像是猎犬一样,已经慢慢的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黄志国看着方石,想了想又问道:“你刚才说刘大福每天会问你他的运气如何,然后再决定行止,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的意见决定着他的行为呢?”

    “呃...这个说法有些不妥吧,我只是建议,最多也只能说一个提建议的人影响了决策而已。”

    “这有差别么?”

    “当然有,有质的差别,你这是在诱供么?”

    “呵呵,你太多疑了。”

    “是么。”

    方石下意识的在腿上搓着手心里的汉,嘴唇也有些发干,黄志国的话里到处都是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给自己招惹大麻烦,方石现在算是知道了,jing察局真的不是善地,有事没事最好别来。

    “结果,六天前你的建议出岔子了,他当时说因为你的建议错误,导致了大量的损失对吧?”

    “对!”

    “那么,他说了是什么损失么?”

    “没有,也没有说损失多少,但是想必是不少的,像平时丢了数十万的单子他似乎也不在意。”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的所谓建议都是骗他的?”

    “我不这么认为,就像股票分析师一样,他认为会大涨的股票一定会涨么?那么是不是股票分析师都在骗人呢?”

    “这个...不能相提并论吧?”

    “为什么不能,他们分析的是股票波动,我们术士分析的是气运波动,都是对算不准的东西进行模糊预测,有区别么?我觉得,天气预报也可以归为此类。”

    “呃...好吧。不过刘大福似乎不大认同你的说法。”

    “对,这么简单的道理他都不明白,所以...倒霉也是应该的。”

    “这么说,你也预测到他会倒霉?”

    “这很奇怪么?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总是很好,会波动也是正常的吧。”

    黄志国点了点头,方石的话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方石的背景很干净,而且与刘大福接触的时间又很短,应该不会跟刘大福的偏门生意有什么瓜葛,若是硬要说方石是走私的联络人或者刘大福的生意伙伴,似乎太牵强了,而且一点证据都没有。

    “方石,你能调整、或者说cāo控一个人气运么?”

    黄志国没有说话,那个女jing忽然突兀的问道,方石心里一颤,愕然看向女jing,方石的表现顿时让黄志国jing觉了起来,方石也暗叫不好。

    “呵呵,如果你相信的话,我会说我可以,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说呢,改变一个人气运,那是要改变一个人命运,而人是社会的人,会牵扯到更多人的命运,你觉得这个事情真的那么容易?”

    “那就是假的了?”

    “也不是,适当的改变还是可以的,就像你原本可能会受伤,那么可以用破财来代替,或者类似的付出以取代另一种付出,基本上,术士就是干这个的。”

    方石这是在冒险,他越是将自己说得煞有介事,或许就越发的让人不信,相反,他越是否认,或者将越发的引起黄志国的怀疑。

    果然,黄志国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连那个女jing的眼神都闪着鄙夷的光芒。

    “术士果然是能说会道啊,这话反正怎么说都没错,对吧?”

    方石笑了,伸出一个手指晃了晃道:“听过这个笑话吧,或者,这不是笑话,而是哲理,端看你信不信罢了。”

    女jing诧异的看着方石,又转头看向黄志国,黄志国一咧嘴道:“好吧,今天就这样吧,如果案情有需要,我们可能还会再请你来协助调查,另外问一句,你近期不会离开鹏城或者搬家什么的吧?”

    “这个...或者会搬家吧,谁知道刘大福还有没有同党什么的。”

    “那么电话号码呢?”

    “这个应该不会换的,再说了,我搬去哪里你们也找得到吧。”

    “两回事,找你不是还要花功夫么,如果可能的话你搬家最好电话告知我们一声。”

    “好吧,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可以了!”

    方石呼了口气,但是却没有完全的放松,这个案子没有最后盖棺定论之前,方石都不敢完全的放下心来。

    方石站起来,身子晃了一下,紧张了半天却是有些腿软了,方石不好意思的扶了一下桌子,黄志国倒是没什么,那个女jing却不屑的撇了撇嘴。

    “方石,我看你年纪轻轻,又有一技之长,不能干点正经事么!”

    方石看了一眼有些多管闲事的女jing道:“你先劝劝满世界的金融分析师,然后再来说教我吧,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行当。”

    “为什么?”

    “神秘以及让人敬畏,人懂得敬畏,就不会太坏,不是么!”

    看着方石消失在走廊尽头,女jing转身看向自己的师傅:“师傅,你觉得这个方石可疑么?”

    “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如果这人是我们的对手,肯定很难对付,不过现在我到不觉得他可疑,事实上这个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疑点了,唯一让人不解的是刘大福的死,实在是太多巧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