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冰封雕像,尘封空间

飘渺的星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飘渺的空间最新章节!

    易凡带着田星的尸体走到涯洞口,决定不再冒险。紫云又说:

    “必需打开那个大茧,里面有定物。虽然有危险,但这都是你要面对的。”

    易凡鼓了一下气,定了定神,对三人说:

    “你们在涯口等我,我去开茧,一有不对,我们一起跑。”

    “好,大哥小心!”

    易凡拿着火焰喷射器对着那个大蚕茧一顿火喷。蚕丝燃烧的味道,像是蛋白质点燃的味道。很快,那个蚕茧像是鼓涨的气球一样爆炸了开来。一只巨大的嗜血毒蛾飞了出来,它冒出紫色的眸光,对着易凡就是一根光束,射了过来。

    易凡躲过,可他身后的马文魁被击中了,瞬间,整个人像是冰雕一样保持最后一秒的动作,原地不动。

    易凡对着崖边的空间瞬间设了一个空间屏障,抱起易凡跳上一屏障。

    “全跳上来,快跑!”

    当时又有两道紫色的光束射了过来,易凡开起屏障挡住。易凡并不是怕那个怪物,可是身边的人怎么办?马文魁还有救吗?

    众人踩着空间屏障,往上空飞,那只巨大的嗜血毒蛾跟着追了上去。空间屏障的移动速度甩不掉嗜血毒蛾,紧紧地被跟随。易凡扶着马文魁冰冷的尸体,这是什么?简直就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带着白霜的冰棒,寒冷至极。

    魔鬼,下方一个巨大的飞行魔鬼追了上来,死亡就在眼前。

    “拉响手雷,数几秒再扔!”

    他们都是炸弹使用的专家,估计手雷的爆炸时间,都能较为准确地在手雷被掷向嗜血毒蛾的位置爆炸开来。嗜血毒蛾颤抖地飞了回去,像是受到手雷的冲击波,伤着了。

    易凡一行人回到了地面,看着马文魁的尸体,易凡表情凝重。突然,想起一件事,对着大家说:

    “我们快找布,把所有的车窗玻璃挂上帘子。”

    “干什么?”孙胖子不解的问。

    “那个怪物很快就会杀过来。”

    易凡的话从来都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照做,三个女子也一起帮忙。就在他们刚刚把车玻璃的帘子挂好之后,山峰上就飞来了那只嗜血毒蛾。

    “快,上车!”

    八个人扔下了尸体,挤上了两辆吉普车,疯狂地往前方开去。那只嗜血毒蛾发现了目标,在天空追来。紫色的光束击在了吉普车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它的光束应该只对有生命的生物才能起到作用。

    他们偶尔开枪对着空中射击,可是防弹打在它的身上与打在冰山母后身上的效果一样,被反弹了回来。难道也得将手雷扔进它的口中吗?它的口可是很小的,如人的口,根本塞不下一颗手雷。

    这种能在天上飞的生物,虽然没有冰山母后块头大,可是杀伤力远比冰山母后强。这下可愁坏了在车里的易凡。

    吉普车在高原的路上跑着,颠簸地路面让车子不断在摇晃。在那么高的空中,火焰喷射器显然在距离上是不行的。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扔手雷。只是对着空中扔,准头差得太多。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那怪物追了多久,孙胖子小心地打开车窗的帘子,只看到蓝蓝的天空。是的,他们呆在车里,那怪物难道能撞碎玻璃来杀了他们?

    他们走下了车,活动一下筋骨。呆在车里久了,人的肢体活动范围受限,会很难受。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木石问了一句。

    “等一会吧,等那家伙走了,我们回去给田星下葬。”

    “那马文魁怎么办?”郑坤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那只怪物的光束能的这么利害吗?如果能干掉那只怪物,它所看守的宝物也许能找到治疗的方法。”

    他们在高原上停留了约一个小时,悄悄地原路反回。其余的车子和两人的尸体还在帐篷的周围。易凡用颤抖地手埋下了田星只剩皮骨的尸体,用木牌写了一个碑。看着五个人的坟墓,远方探险,客死异乡,这一切全是因为自己。

    “文魁啊文魁,你是否还能醒来!”

    易凡有些伤心过度,这些都是兄弟,的的确确的好兄弟。事情还没结束,危险马上来临。易凡对着三个女子说:

    “梦琴、李欢、小玲,你们做点好吃的,我们今天吃过好好休息,明天我独自一人一定要将那只怪物拿下,救活马兄弟。”

    “大哥,不带上我们吗?”郑坤说。

    “这是你们认知之外的生物,你们去了,只会送死。我……我……”

    易凡一下子嗓子像是被卡住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其实他想说:我再也不想看到兄弟们受伤亡了,只是没有说出来。

    ……

    今夜,三个女子谁也没有再打扰易凡,因为谁都知道他烦得很。

    易凡独自在一个帐篷里,对紫云说:

    “如何能打败它,有方法吗?”

    “它是十三级的生物,而你才8级,想要打败它,要完全看你的智慧。我是不会插言的。小子,你不要什么事都问我,自己动动脑子好不好!”

    “靠!你什么态度!就能你的主人如此说话吗?”

    “你是我的主人?美的你!除非你升到50,否则你不配。”

    易凡气得直跺脚,可是又没有办法整他。紫云得意地说:

    “本大爷要睡觉了,别打搅我呀!”

    “你想睡觉,没门,我吵死你,吵死你!”

    易凡一直在喊,可是再也没有声音。真把一个老祖宗放在身上,屁用没有,还尽出寻什么宝的馊主意,这下可愁坏了易凡。

    人在烦心的时候,一定不要想没有答案的难题,易凡顺手拿了一本他初三已经温习完的几何课本。换换脑子,想点别的,也许人会很轻松,很舒服。

    三维空间树轴,是的,空间是三维的。想要在空间设置一个点,必需用三根数轴才能定位。上下与左右定平面,前后定立体。

    易凡突然眼睛一亮,如果自己的空间屏障不只是放出一个平面,而是将生物瞬间像箱子一样定位在某个空间位置,然后用火焰喷射器烧死它,不就结了。

    噢,太棒了,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灵力耗费很大,因为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位,得连续释放六次精神屏障。在这个方形的屏障空间里,对于等级高的生物封闭不了多久。

    易凡没有睡觉,开始练习这个暂时命名为“尘封空间”的技能。易凡用扔枕头来封闭的方法不练习,一开始,怎么都不成功。因为他每次要么跟不上进度,要么封闭的空间四处漏洞,枕头能轻易地滑了下来。

    一直练到凌晨两下,好不容易能将枕头封住。太累了,躺下就呼呼大睡起来。

    易凡沉睡了,清晨没有人去喊它,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睁开眼睛,烈日已经把帐篷晒得通红。醒来后,李欢给易凡端来的饭菜。自从那夜李欢与易凡接过吻,她就和其她二人说:

    “我现在是大哥的女人了,他抱着我吻了好长时间,你们就别跟我争了。”

    小玲不服:“吻过你算什么,又没和你做那事。像大哥这种身份,身边少不了女人,你别想独吞。”

    梦琴说:“大哥指不定看上谁,李欢,你就别自以为是啦。”

    李欢一直在帐篷外观察,一见易凡醒来,就打来了洗漱水,端来了饭菜。小玲和梦琴开始不知道,后来发现李欢自己单独行动,两人也不闲着。一个拿来了白酒,一个给易凡端来了取暖器。开春的高原,依旧那样地寒冷。白酒和取暖器给易凡带来了温度,可是再好,易凡还是偏向了李欢。

    虽然是无意与李欢接吻,可是已经成了事实,却唇边时常能感觉到她唇里的湿滑与温度,情感上不自觉地接近了一步。小玲与梦琴看到了他俩的眼神,心情大为不悦。小玲走出帐篷外,愤愤地说:“姓易的,老娘早晚把你迷奸了!”

    这话被梦琴听到了,讥讽道:“真是女汉子,会强奸男人了?不如拿那个木石练练手?哈哈!”

    “你——!哼!”

    ……

    帐篷内,易凡看着李欢忙来忙去,笑着说:“别忙活了,来,一起吃饭吧。”

    其实李欢不太饿,早晨,他们大伙都一起吃过。不过,李欢哪能错过这次机会?拉着马扎与易凡在一起吃了起来。李欢不停地帮易凡夹菜,盛饭。易凡拉住她的手,笑说:

    “姐姐,别忙活了。快吃吧,都快凉了。”

    姐姐?李欢听得有些失落。她可不是来认弟弟的,她想上了他,从此以后过上有钱人的生活。有的人会认为,哪有女人没开怀的就有这种想法,你们可别不信,有些,我说的只是有些,少部份女人为了钱,都能嫁给八九十岁的老头子,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易凡吃饭很快,无心和李欢聊得太多,因为马文魁生死未卜,他得抓紧时间。饭后,易凡看着如雕像般已经被冰封的马文魁,只留下最后一秒惊讶地表情,然后再也没有生命的气息。

    易凡向空中抛掷了一个塑料桶,吓得周围人忙躲开。

    孙胖子受不了了,大声说:“抽得哪门子风!”

    话还没说完,包括孙胖子等众人全惊讶了。那只塑料桶卡在了空中,一动不动。当然了,这是一个物体,没有任何级别,在空中能停留一个多小时。如果是那时巨型的嗜血毒蛾,它是十三级,顶多也就能停留一分钟。

    法力的大小和持续的时间与生物的等级有着密切的联系。当法力在等级高的生物面前,它的作用和效力都会大打拆扣。

    易凡借用空间屏障,飞了上去,用火焰喷身器对着塑料桶一顿喷,桶在烈火中燃烧。

    “精彩!”

    众人一起鼓掌。

    ……

    又是那个山腰,这里不知道来了多少次,这次,是易凡一个人来的。大伙都不同意,易凡却说:

    “放心吧,你们去,我还得分心照顾你们。在这里做好美餐,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