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世魅影(1)

新菜一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血落大千最新章节!

    太初之时,众神之王――暗古尼娅以无上伟力于虚空之中开劈无边天地――衡天大陆,凝三千大道于日月星辰,集亿万生灵至苍莽旷野。

    岁月不尽,寂寞不止,孤独了一世又一世的暗古神主为究道之本源,斩神躯、弃因果、遁入宙外之虚。纪元更替,法则幻灭,神王的余威已压制不了天地的本质:造无边杀戮,踏累累白骨,夺世间万物,惟我成神。

    战!战!战!万族举旗,争霸天下;杀!杀!杀!漫地烽火,哀鸿遍野。杀戮!掠夺!臣服!绝望的鲜血渗入每一寸土地。隐藏于深渊的蛟龙――衡天人族,一朝遇风,龙翔九天,从万族口食一步步崛起,斩神灭魔,踏万族血骨,高举王座,威压天下。

    “元历1076年,亘古未有的超巨型虚空大风暴横扫了整个无尽星空,仅一夜,至高无上的伟力便碾碎了所有的位面屏障。

    吾恐有变,以不朽之血窥探岁月奥义,未料目睹未来之惨烈景象:五年后,风暴消散,各大位面之灵陷入沉睡,天地大变,乱世再起,无数只战争洪流从一个个位面中涌出,在无尽星空的每一角碰撞、厮杀。

    数不清的断肢残血在星际间飘荡,一颗颗头骨被堆砌成墙,一座座天塔顷刻间化为灰烬。每一刻,都有数百万亡魂哀嚎着扑入轮回,成为下一场杀戮的白骨。

    强者如神明毁天灭地,弱者如猪狗任人欺凌。吾衡天人族乃大道之子,万族王者,必将君临九天十地,镇压万古。故经人族各领袖商议,于今日起,人族联结一体,共组先贤殿,佑有生之力,育巅峰战力,兴人族之火。”――叶白……

    静静冥想,消化着这一先贤用生命传出,所有人族共享的,关于五年后这个世界的信息,蔡川陷入了沉思。

    他本是一个生活在小村里的无知少年,幼年的时候父亲就死了,靠着祖传的弓箭自力更生。长大后,为了获得猎人王的称号,他上山狩猎巨蟒,却意外救下火儿(几年前救过的一只被指环囚禁的凤凰)。

    两人的爱情并没持续多久,就被她父亲找了上门,蔡川被她父亲传送到了星空,然后见到了与自己紧密相关的绝世大阵,之后又落到了传承之地,得到驺乌。

    他利用驺乌救回火儿,在逃亡的时候,驺乌破封噬主,他折断神箭,和它同归于尽,火儿为了救他,与他结下契约,自甘涅磐。

    而他将要重生的灵魂,被暗古神王接引到了奇点,神王告诉他大部分真相,并且给了他至宝,他用这至宝接引了一个来自异界的灵魂,两魂相融,而现在,他又重生为人啦。

    嗯!回忆有点混乱,这可能会留下暗疾,所以现在的第一件要事便是回忆过往,梳理记忆碎片。

    被同化后,沉寂多年的记忆碎片开始疯狂涌动,一齐挤入灵魂核心,如大海装进木桶般暴裂地胀痛摧枯拉朽地袭来,眼前一黑,灵魂开始迷失……

    ……夜幕降临之际,如同神祇般强大的父亲终究是倒下了,倒在了一代代人都将感染的恐怖疾病上。

    只留下五岁的蔡川钻进那逐渐冰冷的怀中,去躲避这将至的无边黑暗,霜月与炎阳的不断轮回,痛苦,恐惧,绝望,麻木一一降临。

    死神逼进之刻,骨子里的血液开始沸腾――我不能像个懦夫一样地死去,缓缓地挪出那冰冷的怀中,挪出那死寂的屋子,在这偏远的山村百户中,在无尽的怜悯和同情中,五岁的蔡川顽强成长……

    ……“怎么有只受伤小鸟,”望着树下那只遍体鳞伤的小鸟,一只爪子还在不停地抓着另一只爪上的环“好可怜,跟我一样没父母照料,怕是被别人抓了当做宠物,自己逃出来却还被这环困住了。”

    蔡川拿出自己的祖传弓箭,轻松的将这环弄断,他暗想“可惜这箭只有在自己手上才会如此锋利,不然就是小山村的福了。”

    他捧起小鸟,咬碎草药涂在它的伤口,然后爬上树将它放在树枝上,温柔说“下次可别让人抓住了”……

    那一年天地大旱,凶兽横行,颗粒未收加上一连串的噩耗令这个小山村蒙上阴霾。为求生存,年仅十二岁的蔡川早早的背上了祖传巨弓,随着狩猎队开启了一次次的死亡之旅……

    ……一年年长大,技艺与力量逐渐成熟的蔡川吹响了成人礼的号角――独自上山狩猎凶兽之王——蟒蛟。

    月华垂落,面前的山间小径在氤氲的瘴气中若隐若现,路的尽头,一阵悉悉嗦嗦声,一头数十米长的巨蟒盘旋而立。

    极度张大的巨口吞吐着一具淡蓝色冰棺,蟒口朝天,蛇颈那闪着幽光的鳞片因蠕动而上下起伏,冰棺内那曼妙的少女躯体,正一点点坠入无底深渊。

    抽箭、搭弦、弯弓,在大风呼啸的那一刻,一道美丽的光华从少年手中延伸而出,贯穿了巨蟒的七寸……

    ……幽深的山涧中,摆着一具冰棺,半裸的少年死狗般地趴在其上,浑身雾气升腾,融化而出的冰水顺着低垂的手指滴落,一滴,两滴。晨曦初露之时,已经消融过半的冰棺中,一双绝美的眼睛睁开了世间的万千光华。

    远山的花开成了海,山顶僵坐的少年傻傻的望着远方,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着身旁少女半倚肩头的娇媚。

    沁人心脾的呢喃从少女口中啍出,可惜身旁只有呆呆的少年,只有那不时吐露的“真美”,也不知是花是人。

    心底花开时,两颗心两个人在一片彩羽上共同勾勒出古老的爱之契约,相视的眼神中两具灵魂开始交织……

    ……面前,一个与火儿有些相像的男人,正冷冷地看着他们,仅仅是站在那里,形成的威压便将方圆百里的空气击穿。

    一道道涟漪扩散而出,似万座巨浪不断的拍击在蔡川的肩上,连呼吸都变得那么艰难,〞火儿,该回家了。”他缓缓地走了过来,低沉地说。

    火儿轻轻摇头,眼神中却浮现无比的坚定与倔强。

    “就因为他?一个下贱的低等生灵”男子眼神一冷,指向蔡川。

    大口喘息着的蔡川猛然抬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道“别忘了人族才是如今的万族之王。”

    “王?”仿佛被戳中痛处,那男子脸上浮起了一阵寒霜,然后向蔡川遥遥一指。

    “不!”耳畔雨儿的声音还未传来,蔡川便消失在了原地。“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对他用了一个高等传送术而已。至于他在哪里,深渊,大海,还是星空,就看这所谓王的运气了。”……

    ……蔡川的意识缓缓的恢复过来,视线开始聚焦,一幅无垠星空的画卷在面前铺展开来。

    在宇宙的永恒夜幕上,三千颗浩渺的星辰跳动着比以往更亮百倍的光芒,循环闪现,在天穹之上留下了一道道极其玄奥的轨迹。

    挥洒的星芒被轨迹拦腰截断,碎成了点点光华,光华开始凝结、飞舞,宛若在星空之上洒落了一场绝美的星辰雨。

    蔡川伸出手,一滴星华飘落手心,它极具灵性,仿佛是嗅到了什么,它在手中不停游动,最后竟一头扎入掌心。

    随后,蔡川浑身战栗,一股源自身体最深处的渴望被一点点唤醒。与此同时,眼前那一道道无形的轨迹被塑化为一条条银色的流光。

    北坎,东离,南震,西兑……核心处的九宫飞星排列出成千上万种变化,从浩瀚到渺小,从极简到繁复,从一个极限到另一个极限,流着银华的线在九宫内外极尽曲折。

    上折,下屈,左旋,右转,每一个节点内都有数万个晶莹小泡起起伏伏,从中折射出一个个缤纷世界的倒影。

    泼天大火从北燃起,向西浩浩荡荡地烧出了一条茫若无崖的大江。大江东去,万树花开。极东之端一根通天巨木,顶空而起,生长而出的每根枝条都仿佛贯穿了世界。每一片叶子都投落下无尽阴影。阴影下的极南,一条条地龙翻涌不止,造就了一条贯穿浩宇的天脉。

    突然,九天之上一柄剑垂落而下,它的一面铭刻着山川社稷,另一面却只有两个字――极锋,然而当一束流光撞上时,无穷无尽的剑气便从中折射而出,锋芒所至,万物寂灭。

    而这,却仅仅只是这阵图一宫之中一条曲线上一个节点内一个小泡中的世界变化。而九宫内外一条条银华纵横交错,一个个环链紧紧相扣。

    凹凸,起伏,循环,这无比繁复而玄奇的阵图就这样横贯了星空亿亿万里,一股极端压抑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宇宙。

    当它形成的那万分之一刹那,便有数万道目光横扫而过,目光汇聚之处,三千星辰伴着时间和空间被定格在了各个阵角,仿若石化。

    “咚!”“咚!”“咚!”伴着一声声强有力的震动,这寂灭一切的压抑被打破。不知何时,阵图的中央出现了四十九颗无比硕大的暗星,每一颗的上面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幽暗死寂的血管。

    它们的每一次共振都伴着一角的星辰碎裂,大量的星核化作流星坠落在一条条血管之上,其上的万千生灵则化作一条条沸腾的血河注入其中。

    当最后一条血管被激活之时,血管底部爆发出无匹的流光,透出蒸腾而起的团团血雾,在黑暗夜幕上勾勒出无上的祈言:天衍四九,必遁其一,四九已成,其一立现。

    y永久*免"费r"看(小9a说o

    这时,在四十九颗星辰之上,蔡川就这样突兀的出现。

    他低下头,一个由轨道,星辰组成的巨大网状结构正围绕着他缓缓旋转。这横贯了星空亿亿万里的巨大阵图一旦运转开来,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灭,连空无一物的虚空也被切割的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