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5章

鱼人二代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恰恰相反,古九牧对于盟友的挑选极为严苛,一般的势力组织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得不到他的接纳。

    也正因此,整个古家集团虽然声势远不如最强派系浩大,但其麾下的每一方成员都是妥妥的精兵强将,这些年来在古九牧的照应之下,一个个都有了长足的发展。

    陆阳平很早就有这方面的想法,相比起孔圣临,他反而更看好深谙韬晦之道的古九牧。

    只是,却一直没有可靠的门路。

    阵法界的体量倒是足够,可早已被最强派系渗透得千疮百孔,这种情况下除非他陆家与整个阵法界切割,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古九牧的真正认可。

    阵法界是陆家的立身之本,陆阳平虽不是缺乏魄力之人,可在没有一个明确前景的情况下,想要带着陆家与阵法界做切割,谈何容易!

    可是现在,机会来了!

    林逸与古九牧之间的微妙关系,如今但凡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坊间甚至一度有人怀疑,林逸会不会就是古九牧遗留在外面的私生子……

    如果能够借助林逸,进而与古九牧本人搭上关系,那么即便是与整个阵法界做切割,貌似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毕竟如今的阵法界乌烟瘴气,暮气沉沉,除非能够完成一次大换血,否则继续绑死在这上面,迟早是一同沉船的下场。

    陆阳平正色问道:“古家那边,你真有这个把握?”

    沉小鸟澹澹一笑:“要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老爷子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突然跟林逸走得这么近?”

    一句话,便令陆阳平精神大振。

    别看他如今是一副厚重如山的长者模样,年轻时候也是放荡不羁闯过来的,也没少干一些捅破天的大事,带着整个陆家跳船的魄力,别人也许没有,但他绝对不缺。

    “好,林逸这个忙我帮了。”

    陆阳平当即一口应下,这份果断连身为亲儿子的陆棋友都吓了一跳。

    在想明白其中关节之前,他是倾向于帮林逸一把的,毕竟林逸的阵法造诣摆在那里,无论于公于私,跟林逸处好关系都是不亏。

    可如今事态闹得这么严重,连最强派系在出面了,一个操作不好就得与整个阵法界决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即便以他陆家的底子,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冒了天大的风险。

    正常情况这么大的事情,必定要召集家族高层开紧急会议,事关家族安危,即便以他老爷子的威望也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

    没想到,陆阳平居然直接一口答应了。

    陆阳平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沉声教训道:“作为家主虽然必须顾全大局,但也要撇开种种桎梏,记住,你是领着族人前进的领导者,而不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的应声虫。”

    陆棋友心头一震,连忙点头应是。

    沉小鸟看着这一幕笑而不语。

    传言陆棋友虽是嫡子,但因为怒其不争陆阳平早已将他从继任家主候选人的行列中除去,不过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还有另外一件事,需要老爷子帮个忙。”

    沉小鸟再说开口道:“埋骨地的封印阵法应该是老爷子你在掌管吧?”

    陆阳平点点头:“不错。”

    埋骨地身为四大禁地之一,是陆上神国最重要的高端资源,其开发主导权自然是在神级学院联盟的手中,包括进出埋骨地最核心的钥匙也只有联盟技术开发局才有。

    不过,与之相关的庞大阵法却是联盟与阵法协会合作搭建的,陆阳平正是这个项目中的协会代表。

    陆阳平虽然无法令人自由出入埋骨地,毕竟联盟技术开发局可不是吃干饭的,哪怕就是他这样的阵法大宗师,也不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给自己留下什么后门。

    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什么事都做不了。

    说到底,他才是天底下最了解埋骨地阵法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沉小鸟直接道:“以林逸现在的处境,不适合留在外面到处晃荡,黑白无常刚刚折在他的手里,接下来对方势必会变本加厉,刚好他从恒河学院拿到了埋骨地钥匙,我建议让他去试试,正好也能避一避风头。”

    陆阳平很快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替他遮蔽掉进入埋骨地的阵法波动,让他悄无声息的从外界消失?”

    “不错,正是此意。”

    沉小鸟扶着眼镜道:“树欲静而风不止,翻天覆地的大时代即将到来,这种时候站在风口浪尖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一个大浪卷过来,林逸本人也许没什么,我们这些选择站在他身边的人能不能活下来,可就不好说了。”

    陆阳平顿时深以为然。

    每一个时代的变化都会有一批弄潮儿,面对时代的剧变,不仅他们本人要面临巨大的凶险,就连站在他们身边的亲友也无比危险。

    这要是林逸的好处还没沾到半点,反而平白被卷进去成为大时代序幕的牺牲品,那可就玩笑开大了。

    “好,我知道了。”

    陆阳平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站队,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推诿。

    这种事情对旁人来说难如登天,可是于他而言,不过是信手而为的小事情罢了。

    沉小鸟忽然问了一句:“老爷子你要不要现在见一见他?林逸此人不难相处,阵法一道也有极其独到的见解,说实话这次要不是被他另辟蹊径的阵法惊到,我还真未必能下定这个决心。”

    “竟有此事?”

    陆阳平闻言一愣。

    以沉小鸟的性格既然主动提出要给林逸开金卡,那就说明林逸在阵法这一项上肯定是有些东西的,但是他还真没想到其对林逸的评价竟然高到了这个份上?

    沉小鸟翻了一记白眼:“要不然你还真以为我是纯粹的投机客,结交他就是为了来一出奇货可居啊?”

    陆阳平越发惊讶:“难不成他也已经跨入了阵法大宗师的门槛?”

    沉小鸟默然点头。

    陆阳平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