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姐姐

玄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古穿今]你那么妖娆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就算我忙恋爱把你冷冻结冰,你也不会恨我只是骂我几句。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确定,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我的弦外之音我的有口无心,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北.京时间早晨八点,甄倩接到了关瑾瑜的电话,手机铃声唱完了,甄倩没接,一分钟后,又不甘示弱的放声高歌,给甄倩一爪子拍成了静音,她非得立刻!马上!火速!把手机铃声换了不成!什么像夏天像秋天的呸呸呸!都呸!

    关瑾瑜正在做酒店的健身房做肌肉抻拉运动,柔韧修长的手臂在雅黑色的训练机上显得愈发匀称白皙,上面已经布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手机放在一旁,插着充电器,等那边自然响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就伸过手指去按重拨。

    “喂!”气势汹汹的声音。

    关瑾瑜忙松开手里的器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戴上耳机,没有让甄倩等待哪怕一秒种,狗腿的答:“喂,倩倩啊。”

    “哟,您这大忙人还记着我呢?”

    关瑾瑜背上的汗瞬间就下来了,这酸不溜秋的语气隔着手机都能闻见,赶上西湖醋鱼了。

    “啊,哈哈,”关瑾瑜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这不是公司临时有事么?我就算外表再光鲜,也摆脱不了只是个‘高级打工的’的事实。我们家倩倩这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我相信你能够体会事急从权的道理嘛,是吧?”

    关瑾瑜默默把耳机暂时摘了下来,放得远远的,然后里头静止了一会儿,猛然爆发出一声惊天的咆哮:“是你个头!哦,你公司有事就拍拍屁.股走人,那你怎么就不想想我还有事呢?我上周连着熬了三四天的夜,鱼尾纹都熬出来了,不就是为了把方案赶出来给你留出时间么?我今天一照镜子发现自己起码老了十岁!你倒好,公司一个电话就飞法国去了!留我一个……不对,你妹妹一个人独守空房,空虚寂寞冷,你说说你好意思么?”

    ok,消气了。关瑾瑜心说。

    她慢悠悠的戴上耳机,在跑步机上设定好速度和时间,“对啊,我在法国呢,你想要啥香水,我给你带,账算我的。”

    甄倩义愤填膺:“我告诉你关瑾瑜,你欠我的,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香水啊,我不要随处可见的那种,再贵也不要,你在那儿好好逛逛,看找不找得到那种有口碑的小作坊,给我带瓶回来,找不到的话,你就回来滚钉板吧。”

    关瑾瑜将跑步机速度调快了一点儿,顺便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一点二十,深夜。

    “好的女王大人。对了,薛小衣怎么样了?昨天我走之后你带她去了哪?她情绪怎么样?”

    “就买了手机,去派出所办身份证,吃了个晚饭。关关,我觉得你这个妹妹有点奇怪啊,她真的是你妹妹么?”

    “当然是了”,关瑾瑜微微皱眉,“你说她哪里奇怪?”

    “我听我们家小刘说,你跟他说薛离衣是从深山里逃出来的童养媳嘛,那她的武功是跟谁学的?还有啊,你在的时候我还没怎么注意,你走之后,我跟她独处,发现她说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像是粗野的乡妇,倒像是个大家闺秀,井井有条的,我跟她说话,都会不自觉的放低音量。我以为是我想多了,可刘思谦也这样觉得。”甄倩再一次追问:“她真的是你妹妹?”

    关瑾瑜斩钉截铁:“千真万确。”

    甄倩:“不说算了,真的假的都不关我事,就当你是她姐姐了,你帮我说说,我要拜师!”

    “这事儿我帮不上忙,你得问她自己,不过我可以给你支个招,她初来乍到,对很多事都不熟悉,我现在不在国内也教不了她,你要是有空的话多注意注意她,她有什么不懂的,你就给她解释。”关瑾瑜想了想,又说:“你别对她太热情,她会不习惯,而且很容易脸红,不要随便逗她,她心思单纯,容易当真。”

    “还有,你也不要什么事等她去问你,她性子内敛,有很多事大概都不会主动去开口。还有……”

    甄倩正在穿衣镜前整理行头,她随手拢了拢自己的栗色长发,露出胸前精致的黑曜石长项链,更显得她颈项修长,白皙动人。听到交代事情一向简洁干练的关瑾瑜噼里啪啦的说了这许多,甄倩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关瑾瑜给甄倩乐得云里雾里:“你笑什么?”

    “我笑你是把我师父当女儿养吧,照顾妹妹哪是这样照顾的,她虽然是孩子,那也是二十岁的大孩子,又不是什么不懂需要妈妈教的小孩儿。”

    关瑾瑜心说:薛离衣这样还不如在城里生活的小孩儿呢,现在的小孩儿一个比一个精明,电子产品都是手到擒来,薛离衣可是个文盲和电子盲,她又是个执拗性子,不快点学会怎么在城里生存得下去?

    执拗?关瑾瑜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对薛离衣用了这个形容词。她才认识她不到一个礼拜,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了。当她回国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形容多么准确了。

    关瑾瑜暂时放下这个念头,说:“你听我的就是,别的不用管了。我忙完了给她去个电话,亲自交代几句。”

    “行,”甄倩很干脆的答应,她拎起床上放着的包包,推门出去,十分嘚瑟的咧开嘴笑:“朕要出去约会了单身狗,有事电联。记得朕的香水呀,跪安吧。”

    关瑾瑜佯怒:“烧烧烧!”

    甄倩已经大笑着挂了电话,十几分钟前还叫嚣着要换掉那个什么夏天秋天的手机铃声的念头早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甄倩有个交往了七年的男友,彼此都见过家长了,估计结婚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就算他们不急,家长也得把他们逼上梁山。眼看最好的闺蜜就要成家立业了,关瑾瑜本来觉得自己一个孤家寡人,怎么也得羡慕羡慕,可奇怪的是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能是她高强度的工作让她没有闲心去谈恋爱也没有心思去憧憬恋爱,回过头来才发现早就过了梦想轰轰烈烈的爱情的年纪。干他们这行的又太多露水情缘,或许和家庭教育有关,关瑾瑜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人,一旦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所以她这么个漂亮又有钱的女人,一搁置,就搁置到了现在。

    凌晨两点,关瑾瑜从跑步机上下来,黑色的运动背心浸得透湿,汗水沿着柔美而白皙的背部曲线慢慢滑下,旖旎的一路滑到腰线,再悄无声息的渗入进去。

    她随手取过一旁搭着的干毛巾擦了擦,去了更衣室。

    站在更衣室的镜子面前,关瑾瑜盯着自己的腹部看了半晌,平坦而紧致,但是胯部和下腹肌之间的线条……还是怎么看都没有某个人的好看。

    怎么练的呢?难道非要把自己挂在墙上?

    女人一旦不追求爱情了,就会满心追求别的东西,比如身材,比如美貌,特别是关瑾瑜这种除了自己做饭外,对生活品质高要求的人,更是恨不得做到极致才行。

    她有些郁闷的套上外套,回房洗澡,然后换上宽松的白色浴袍,打开电脑,david的秘书已经把初步资料发过来了,关瑾瑜先看了一眼股市,鼠标轻移几下。

    然后才开始伏案写这次股权收购具体的工作安排,手侧放着满满一大杯热腾腾的咖啡。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清脆声响,不知疲倦。

    黎明悄然来临,落地窗外异国的繁华都市在淡金色的晨曦笼罩下显得格外的寂静和安详,莱茵河碧波荡漾,各国的轮船进港出港,昼夜不歇。

    隔着遥远的距离,似乎能闻到莱茵河水的味道,关瑾瑜起身,站在豪华的落地窗前静静的看了五分钟,当做短暂的放松。

    放松过后,她伸了个懒腰,重新泡了一杯咖啡。

    七点半,关瑾瑜合上电脑,休息了半个小时,然后化妆打扮,带上连夜写好的初步方案,打车去david的公司,到达的时候正好是约定的时间——九点,不多不少。

    天生浪漫的法国人手里还拿着一支沾着露水的蓝玫瑰。

    按照惯例,今天是去公司进行现场调查,以便更好的进行评估,改进方案,david又一次被这个柔弱的东方女人震惊了,关瑾瑜像个不知道疲劳的陀螺一样,骨碌碌的连轴转,一直转到夕阳西下,就连之后和公司高管在职工餐厅的包间里吃饭,推杯换盏间都没把这事落下。

    当地时间凌晨一点,北.京时间早上八点,关瑾瑜一脚踹上了房门,然后把身上的外套随手一扔,跟块棺材板似的直挺挺把自己摔在了床上,累得只见出气不见进气。

    接下来两天,和各中介机构开个协调会,其他靠david公司自己交涉了,之后再忙几天,再过十来天就能回国了。

    她闭上眼躺了会儿,才想起来一直没给薛离衣打电话。

    关瑾瑜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然后才从床上翻身坐起来,一条腿盘着,懒懒散散的靠着床头给薛离衣拨了电话过去。

    嘟——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关瑾瑜甚至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

    她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对面有些加快的呼吸声,没吭声。

    “姐姐……”

    那边传来的声音干净又清冽,像是冬日的清泉。

    关瑾瑜只觉得那股清泉似乎流过了自己的四肢百骸,刚刚还疲惫不堪的身体顿时轻快了不少,连心情都好了起来,心情一美丽说出来的话有时候就不经过大脑了。

    薛离衣站在书房的窗前,双目澄湛的望着遥远的西方,像个朝圣者一样虔诚的双手捧着那块薄薄的会发光的砖块,贴在自己的耳朵上。

    然后她听见电话那头的女人好像轻轻笑了,又笑着说了一句话。

    薛离衣愣在原地,白净的耳根飞快的染上了可疑的红晕,顿成燎原之势。

    关瑾瑜说:“嗯,薛小衣,想姐姐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