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师弟的秘密

糖心汤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修仙之总是被暗恋最新章节!

    昆虚峰峰主大弟子越彬也是天资纵横之辈,他身具木灵体,水土双灵根,才一千五百余岁就已是可以划破虚空的炼虚大能。

    四级修真国最高修为也不过是化神期,在诸人看来,越彬的修为完全无法理解,他们只能想到越彬修为太过恐怖,一定是化神大圆满。

    再往上的境界,他们就不知道了。

    萧墨离收起法器凌空一飞,对越彬微微点头道,“大师兄”,又冷然道:“走吧,这里是我结下的因果,当由我元婴后亲自前来结束。”

    修行之路,依靠师兄外力逃跑已是落了下层,若是再让师兄帮忙报仇了结因果,那不如不修行,去凡世中做个受人庇护的俗子得了。

    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靠师兄,遇到比师兄厉害的,就靠师尊吗?那比师尊更厉害的又靠谁?

    剑修,少什么都不可少锐意进取之志,多什么都不可多依赖之心。

    萧墨离目光越发坚毅,将一众元婴的模样牢记于心底,今日辱我欺我之人,他日必将加倍奉还。

    越彬目光温柔如水:“我总是听小师弟的。”大袖一扬,碧玉笛虚空一点。

    三位追杀萧墨离的元婴便爆体而亡。

    “师弟要了结因果,找这两名元婴大圆满即可,三名元婴初期,留着也没有意思。”越彬唇角仍然挂着春风般的笑,青衣大袖好似翩翩名士,却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百年未见,萧墨离不想跟大师兄争,点了点头,催促道:“走吧。”

    越彬手上红光一闪,一座小小的塔楼出现在掌心中,他虚空一抛,塔楼在空中陡然放大成六丈高三丈宽,塔底有气流飓风。

    萧墨离与越彬化作两道长虹飞入塔楼之中。

    安南修真国的修士便见到这塔楼以神识无法捕捉的速度朝天际飞去,须臾间消失不见。

    “小师弟,怎么一百年都不跟师兄联系,你知道师兄在门派等着有多紧张吗?日紧张,夜紧张,外面条件不好,人事凶恶,师兄真是愁得头发都白了。”

    萧墨离和越彬坐在桌前叙旧,望着越彬那一头黑发在其话落后陡然变白发,极度无语,这也太假了吧。

    “我那么努力的让小师弟你笑,小师弟你就不能尊敬兄长笑一个吗?”越彬哀叹一声,开始给萧墨离布菜,凡是萧墨离目光划过的都夹到了萧墨离的碗中。

    萧墨离转过头,微微一扯唇角,这哪里是在笑,简直是在冻死人。

    萧墨离低头看着堆满菜的碗再次无语。

    他五岁拜入师门后是被大师兄一手带大,人小贪吃,大师兄不准他吃凡俗食物,就亲自去学习了制作如何灵食,一筷一勺喂到他嘴中。

    不知道是不是大师兄带他带上了瘾,总是想着给他做饭喂东西,他都一百多岁了好吗?虽然大师兄装作一副文人君子的模样,可是他已经看透大师兄的内心,那双眼睛分明写着喂饭二字。

    萧墨离毫不怀疑,只要他一点头,大师兄绝对会再次喂到他嘴中。

    其实他最讨厌被人喂饭了,小时候是为了满足大师兄那一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母爱之心,孝敬兄长才接受的。

    那时候最想的便是快快长大筑基,摆脱被大师兄喂饭,被大师兄洗澡,被大师兄抱着摇睡觉,被大师兄穿衣服,被大师兄拿去展示,你们的小师弟有我的小师弟可爱吗的日子。

    萧墨离把碗中食物一扫,悉数回到了大师兄的碗中,冷声道:“金丹不必进食。”

    越彬仿佛一点也没有感受到萧墨离身上散发出的森冷气息,继续问道:“那喝茶吗?”

    “不喝。”话虽如此,百年没见大师兄依旧嘴碎,依旧那么烦,却让萧墨离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唇角也有了微微上扬的弧度。

    “对啊,小师弟你就是应该多笑,否则以后哪找得到道侣。”

    “我不找道侣。”萧墨离淡淡道,他原本就一心向道,如今身体变成这幅不堪模样,更不能耽搁了好女子。

    “不找……”越彬笑容微微凝滞,眼中有深意流淌,半响后叹道:“不找也好。”

    说话间,越彬变出一具银白甲胄法衣,身上浓郁的灵气无不显此法衣乃是天阶法宝。

    “这是我三十年前,成为炼器大师后炼制的第一套法衣,一直想给小师弟,”越彬紧张地看着萧墨离道:“师弟你被夺舍,还是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不适,我才放心。”

    说话间,越彬双手极快地伸向萧墨离胸下丹田所在之处,指尖快要接触到胸口时,却被萧墨离抽身避开。

    萧墨离远离越彬两丈之遥,脊背抵着塔壁,脸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惊惶不已,大师兄伸手的瞬间,他竟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上涌。

    算算日子,的确快要发作了,原本艾旭没有完成的调/教,却被盖云鹏的药物完成了最后一步,他该怎么办?难道要他同艾旭一样含住那根可耻的玉棒吗?

    不,萧墨离完全无法接受。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定主意,到时候实在不行就一边念清心诀一边放血。

    这时候,千机出现了,问道“是越彬让你不舒服了吗?他按年龄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了,从小就不是个好鸟,还是我载你出去吧。”

    “不,大师兄很好,千机你也算是大师兄的前辈祖师,能不能不要每次见到大师兄就说他不是好鸟,如此跟一个后辈计较不觉得可笑吗?”萧墨离略无语,也不知道大师兄根本看不见千机,到底是哪里把千机给得罪了。

    “他是我后辈吗?”千机目光一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萧墨离:“你都不肯叫我师尊。”

    “你还不肯叫我主人啦。”萧墨离收拾好气息后向外走去。

    千机凌空踏步跟在萧墨离身后,玄色披风无风自动,淡淡道:“你叫我师尊,我就叫你主人。”

    萧墨离想了想那样的场景,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气息更冷,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上大师兄的笑脸道:“我已经百年不曾御剑飞行,身为修士实不应该,先下去飞上一段距离,”顿了顿又道:“途中若有秘境仙不妨停留一二,说不定能够得到机缘。”停下来,他才好找到地方悄悄解决!

    话完,萧墨离便急匆匆地驾着飞剑飞了出去。

    飞剑上身影清肃依旧,却让越彬有一种小师弟是在狼狈逃跑的感觉。

    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墨墨逃走的?越彬百思不得其解,未免有什么重要之处被自己大意疏忽,遵循本能立刻追了出去。

    “师弟,咱们师兄弟百年未见,怎能不好好叙旧,既然是熟练极易,不妨载上师兄一同,也能更好锻炼。”越彬双脚落在了萧墨离的飞剑上。

    越彬的青色衣袖拂到了萧墨离的腰上,让萧墨离再次感到有一股暖流从腰身冲向四肢百骸,使他全身气息不稳。萧墨离原本幽深如古潭的眼眸渐渐氤氲起了水汽,脸上冰雪也化作霞色。

    萧墨离的变化被千机尽收眼底,剔透无波的冰色瞳仁渐渐染上深意。他很快化作一把晶光长剑,将萧墨离脚下飞剑一打,稳稳接住萧墨离后,甩下大师兄,向前疾飞。

    “当年那个懵懂的小少年已经长大了。”千机的脑子里是挥之不去萧墨离醒来后的场景。

    素来冰冷如杀神,行如风坐如钟的少年竟然虚软地躺倒在地上,一双匀白修长的大腿难耐地相互摩擦着,连浅色的脚趾也染上微红。

    少年满脸的隐忍挣扎,面露霞色,少年压抑地喘息着,连眼中坚冰也融化成了春水,素来强势的口中吐出哀求的话:“千机,别看了,我需要解决的方法。”

    那声音仿佛在极力压制着欲/望,喘息间带上了抽泣的颤音。

    千机不由得想到,按道理说药物是不可能一蹴而就改变一个人体质的,难道是艾旭对萧墨离的身体做了什么?抬头看到萧墨离眼中潋滟的眸光和越发严肃的神色,千机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再次加速誓要把越彬甩掉。

    但本命法宝与主人同体同命,修为等级也相同,再快也不过是正常金丹范围内的快。

    对于已经炼虚期的犯规人士大师兄来说,看着小师弟逃得再远,也不过是划破虚空,这头进入,那头走出的短距离。

    大师兄微微一笑,他总觉得师弟的本命飞剑是有剑灵的,可是凭他的修为却感知不到,抬指凌空一划,空间被划出一道漆黑的缺口。

    越彬从另一处缺口中走出来时,就见到自加小师弟脸色寒如霜雪,却双眼春水湛湛的样子。

    那还是他的小师弟吗?他真的没有产生错觉?越彬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修炼走火入魔以至于产生了心魔幻觉。

    他的小师弟怎么可能会主动去召唤自己帮他,对于有个一千六百七十次被小师弟拒绝的惨痛经历的人来说实在难以置信。他收到失联百年的小师弟传来的讯息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的坐骑把自己暴打了一顿,确定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

    当他头青脸肿走出洞府时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脚下生风,世间最幸运地莫过于小师弟发出的召唤不是幻觉,师尊还不在。

    胜利的仙生就是这样的。

    可是这一刻,越彬脑海中小师弟春水湛湛的眸子和森寒冷酷的眸子相互交错,他再一次怀疑自己是修炼得走火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