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要脸的凑流氓

青骨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古典文学 www.gudianwenxue.com,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进去一看,那人还老老实实的躺在桶里,却是头耷在桶沿上昏昏欲睡,半湿的头发垂散着贴在脸上。

    心就放下了一半。

    秦兮朝沿着他的头顶,一直看到水面之下,那还算白皙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着些或短或长的旧痕,但是大部分都恢复的几与肤色相同,看来都是些陈年旧伤。

    而他左肩锁骨上有一块铜钱形状的方孔烙痕,甚是瞩目,秦兮朝并不知钱满门的规矩,以为凡是入门的弟子都要烙上这么个纹路以确定身份。

    看他年纪也不过刚及弱冠,身上就落了这么些伤痕,着实触目,也不禁对唐无暝从小受过的苦有了丝丝同情。

    见他颈上新划出的那条血印,浸了温水又开始渗出血来,秦兮朝挪凳轻坐在他身侧,挽了袖子替他清洗伤口。

    水刺激的伤口隐隐作疼,唐无暝也被身上异样的触感弄醒了,转头就看见秦兮朝低着头舀水,湿了半截袖子。

    感受到这灼灼的目光,秦兮朝笑道,“醒了好,省的洗出了风寒。”

    桶也不甚大,水却甚清,水下之景一览无余,唐无暝看看自己,又看看秦兮朝,“你替我洗了多久?”

    秦兮朝诚实道,“没多久,不过你睡的死,我已洗了一遍。”

    一遍,一遍哪里!唐无暝脸又很皱很难看。

    秦兮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略为赞叹的点了点头,抬手揉着唐无暝湿漉漉的头顶,“别担心,不丢人,很大。”

    “……”真是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两人互相侃调了一会,其实都是秦兮朝单方面的调戏,唐无暝就已将秦兮朝定性为一个不要脸的流氓,还是巨有钱的那种。

    不知秦大少的哪句话触了唐无暝的逆毛,气的唐无暝从桶中一跳而起,火速一巴掌将他按进了水里,看他在水里咕噜咕噜的吐泡泡,大笑道,“哈!死秦兮朝,叫你整我,活该!”

    话音刚落,一阵疾风从房间门口袭来,秦兮朝自感不对忙从水里挣出头来,内力一盈,“不要”二字还未出口,屏风连着木桶就被人一掌劈成了两半,霎时水花四溅,秦兮朝只来得及扫袖挡开了炸到唐无暝身前的碎木屑。

    “庄主!你没……事……吧……”

    来人掌风刚落就急急询问道,待看清眼前之景时惊的只剩下了目瞪口呆,一片碎屑之中,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低着头埋在自家庄主肩上,自己庄主也衣冠不整,半截衣裳被扯去遮着人家的重要部位。

    而且,重点是,两人四肢交错,搂搂抱抱,把他眼闪的不知道该往哪瞧。看来方才的喊叫并不是危险,而是庄主独特的“情趣”。

    于是尴尬的把头扭了个直角,双手合拳道,“秦风该死,打扰庄主寻欢作乐。”

    寻、欢、作、乐。

    唐无暝又恼了,谁在跟这个流氓寻欢作乐。听那人自称姓秦,于是抬起头看看正扶额叹息的所谓秦庄主,“你兄弟?”

    秦兮朝笑,“我属下,刚才那个‘黑炭’就归他管。”

    “哦。”唐无暝点头,低声跟秦兮朝说了一句话,把秦兮朝弄的哭笑不得,也抬头对秦风道,“他说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说了不该说的话,叫你去挖眼。”

    秦风惶恐,“秦风知错,属下不该擅闯打扰二位的兴致,请当做没有看见属下,属下这就退下,请二位继续……”

    继续个头!唐无暝正在无声的呐喊。

    人已半身退出了屋子,又被秦兮朝叫了回来,问他道,“你不是留在扶风岛的麽,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原来秦兮朝这趟出来,是处理一单颇有纠纷的生意,遂没有带太多人,只带了几名侍卫随从,叫秦风留在岛上看家。

    秦风自小跟随秦兮朝,上一代庄主提拔他做了墨阁的阁主,墨阁便是方才黑炭们的所属,主管扶风岛的大小安全事项,相当于历代扶风庄主的私人保镖。

    秦兮朝脱了自己的外衫将唐无暝裹了起来,又嘱咐他去里头柜子里先寻套自己的衣裳穿,唐无暝可没有光着身子摆给外人看的爱好,头回没有说什么,温顺的跑去翻柜子。

    边翻着边听秦风道,“庄主走后两天,岛上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儿……上官盟主来了。”所说的这个上官盟主可是无人不晓,他是上官家的二儿子,也是继他爹之后,上官家出的第二个武林盟主。

    “哦?上官容?”秦兮朝坐在桌边,手指点着桌面,“他来做什么?”

    唐无暝从柜子里的包袱中翻出了一套褐石纹的薄衫,躲在床幔后头悄悄换好了。秦风还在支支吾吾,说了一堆绕边儿的话,也没答清上官盟主到底是所为何事。

    秦兮朝的衣服穿着有些大,唐无暝也难得穿这么一回宽袖长摆的衣裳,怎么拖着都不舒服,蹭到了桌边,看了秦风一眼,漫不经心的插嘴说,“该不是他欺了哪家小姐,盟主要他负责吧?”

    秦风瞬间不支吾了,抬着眼皮盯着唐无暝,又移向秦兮朝,奋力眨了两下眼。

    猜对了。唐无暝呵呵两声,重重拍了拍秦兮朝的肩膀,“少年,任重而道远啊。让武林盟主亲自找上门来的债,怕是来头不小哇!”

    秦风低声嘀咕,“确实来头不小。”

    “恩恩,”唐无暝配合的点头,“比如什么盟主的姐姐妹妹,侄女外甥的。”秦风也哈巴狗似的跟着点头。

    “……”不会吧,又猜对了……上官家他只知道出了前任现任两届武林盟主,至于他们家还有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他可从来没打听过。

    唐无暝不禁向那风流大少投去了一个鄙夷的目光,连盟主家的女眷你都敢沾,真是有钱了不起,有钱好任性。

    “他为上官芷来的?”秦兮朝拨掉了肩上的手,向唐无暝无辜笑道,“无暝,秦某向天发誓,我可从来没见过她。”

    唐无暝白他,“跟我说作甚么,去跟人家小姐说啊。”

    秦兮朝去拉他手,“我不跟她说,我只跟你说。”

    秦风还站在门口,眼睁睁看着两人你来我往打情骂俏,再一次闪瞎了他的单身狗眼,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提醒他们,此处还有外人在。

    秦兮朝扯着唐无暝坐下,收了正心问道,“那上官容说什么了,能让你火急火燎的跑来寻我。”

    秦风答,“他说,如果庄主不亲自给他个解释,他便率人荡平扶风山庄,替他的妹妹出气。”

    “荡平山庄?”秦兮朝笑道,“上官府我是去过几回,可他妹妹我真没见过,这事赖我头上可太不厚道。枉我整年还要在朝廷那边替他们说好话,原来回头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江湖组织和朝廷,常年一直是互相看不顺眼,而扶风山庄经商起家,到手过不少御用采办资格,代代下来,扶风岛秦家,一半是江湖人,一半又是皇商,确是顺风顺水的游走在江湖和朝廷之间。

    作为武林联盟和朝廷之间的润滑剂,扶风山庄替各届盟主真是说了不少好话。

    不过这事抱怨也没用,凡是熟知上官家的人都知道,上官家两位公子都是不折不扣的妹奴,以妹为天,以妹为地,上官芷说什么都是圣旨,直把她当做心头宝、掌上珠,摸一摸都怕蹭掉了她身上的珠粉。

    秦兮朝叹了一声,挥手让秦风退下,“这事我知晓了,赶明儿我亲自去上官家解释清楚。”秦风点头,也得令隐去。

    秦风一走,屋里又只剩了他与唐无暝两人。

    唐无暝还坐在桌边卷那长出了半掌的袖子,秦兮朝已拉了椅子靠了过来,手里攥着一只小瓶。

    回想起被*散熏倒的经历,唐无暝警惕的瞪着他,“你干嘛。”秦兮朝将他手按回桌上,拨开他颈侧的发丝,细细看他被水浸泡了多时的伤口。

    凉丝丝的药膏涂上了脖子,秦兮朝仔细覆过那条细伤,问道,“还疼不疼?”

    “……不疼。”

    “以前受过很多伤?”涂过药,秦兮朝轻轻吹了几下,待药膏凝固,“我看你身上……”唐无暝一静,秦兮朝扫了他一眼,“不想说罢了。”

    唐无暝卷着袖子道,“也没什么,门中训练杀手,总要经过些锻炼的。我……我虽然晕血,可总归还是要试一试。”

    “试完呢?”秦兮朝明知故问。

    唐无暝垂眼笑道,“更晕了。”

    药膏在伤口上覆了一层浅膜,秦兮朝才放下他的头发,“辛苦你了。”

    辛苦……为何是他来对他说辛苦呢,这么多年了,唐无暝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很难过的去的坎,更是忘了辛苦二字该如何书写。

    钱满门中人,不都这样吗,这便是叫辛苦吗。

    唐无暝抬手摸了摸伤处,还从未有人这么细心的替他上药,不管这人先前有多戏弄过他,也禁不住他心情有些变好。

    看了看秦兮朝正在铺床的背影,侧头问道,“武林盟主的事,你要怎么办?”

    秦兮朝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怎么,吃醋?”

    唐无暝飞起一个茶杯丢了过去,吃你妹的醋,咒他道,“你活该被人找上门来,那个上官小姐最好是个骄横的人物,收了你这个千年祸害。”

    “要骄横的,你就可以了,用不着什么上官小姐。”秦兮朝又惯例调侃他。铺好床,拿布兜了地上的一堆暗器,走过唐无暝的身边,似乎是要将这些玩意儿丢掉,

    唐无暝眼疾手快,几下飞抓抢走了里头几枚铜钱和那颗红琉璃珠,偷偷腋在袖子里。秦兮朝笑他没出息,“想要我身上多的是,爱拿几个拿几个。”丢完东西回来又说,“要是你肯跟我回去做庄主夫人,整个山庄都是你的。”

    “调戏完姑娘,又该调戏男人了,”唐无暝静心擦着手里的红琉璃,撇眼看人,“你是不是对每个对象都这么说过。”

    秦兮朝诚恳摇头,“我只对你这么说过,天地可鉴。”却只引来唐无暝冷嘲一声。

    “别擦了,过来睡觉。”秦兮朝坐在床沿,拍着身旁空位。

    唐无暝不肯过去,“我睡桌子睡地板,再不济我还能睡房梁。”

    秦兮朝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掏出了当晚迷翻他的绣花荷包,长长又长长的叹吁了一声。唐无暝斜瞥了一眼,立马二话不再说翻身爬上了床,薄被一遮,贴着里头的那面墙就道他“好眠”。

    秦兮朝的胳膊隔着被子轻搭着他,低声对他说话,“早些睡,明儿个还要早起。”

    “去哪里?”

    “正房勇斗小三,这么好的戏,你不想看?”秦兮朝掐了他一把。

    “……”